您的位置:首页 > 故事会 > 中篇故事 > 正文

生死转移

2016-03-09 02:39:39 来源:易倩文学网 浏览: 评论: [ ]

  一
  
  罗江小学把教师今年1月至5月的生活津贴费全部补发齐了,小教高级与小教一级相差近600元5_3_故_事_网。曾庆彪在表上签名时,不由心生怒火。因为他的职称是“小一”,而邹志刚的职称是“小高”。他愤愤地骂道:“什么‘小高’,全是小动作搞来的,卑鄙!”
  
  原来,曾庆彪与邹志刚本是很要好的同事,去年评定职称时,学校分到一个“小高”指标,全校最有资格评“小高”的只有两个教师,便是曾庆彪和邹志刚。论学历、成果和表现,两人不相上下。校长感到棘手,只好用无记名投票方式确定一个,曾庆彪比邹志刚多了一票,后来按照学区的意见,校长把他俩的申报材料同时呈送县教育局。哪知道,最终邹志刚被评上了“小高”,曾庆彪反而没有通过。不久,曾庆彪听到传说,邹志刚是通过“走后门”、拉关系评上的。他肺都气炸了,同邹志刚大吵了一架,从此两个好友成了一对冤家。
  
  此时,邹志刚听曾庆彪的话分明是针对自己,他的“机关枪”立即接上了火:“你嘴巴干净点!你没通过评审怪谁,我是正大光明评的‘小高’,从来不干损人利己的勾当!”
  
  曾庆彪一听,犹如火上浇油,正要开口反击,可这时,已是吃中饭的时候,学生们都端着饭碗跟了过来,他只得把已到嘴边的粗话咽下肚里,压低声音对邹志刚说:“亏你还是个班主任,只知道钻营谋利。当着学生的面,我就不揭你的臭底了,但只要我一天没评上‘小高’,这事就没完!”说完气呼呼地走了。
  
  曾庆彪是学校的体育教师,短暂的午休之后,他在操场上四年级甲班的体育课,这个班的班主任正是邹志刚。当全班55个学生集合完毕,散开队形做体操时,突然天旋地转,眼前的一切剧烈震动摇晃,真正是恐怖电影镜头再现。孩子们从来没有见过这种惊恐场面,一个个站立不稳,东倒西晃,吓得面孔煞白,哇哇大哭。
  
  曾庆彪大惊失色,他马上意识到这是特大地震,当即大声呼叫:“同学们,快趴下!”事实上,学生们大多已摔倒在地。
  
  仅仅几秒钟,“轰隆”一声巨响,教学楼倒塌了。灰尘扑面,人们睁不开眼睛,教室里正在上课的师生来不及撤离,全都被埋在了倒塌的楼里。
  
  天空聚满了乌云,淅淅沥沥地下起了小雨,灰尘渐渐散去。望着眼前的一片废墟,操场上的师生一个个惊得目瞪口呆,简直不相信这是事实,可是又不由得你不信。这时,两位没有课先前在井台边洗衣服的女教师黄端丽和何美英,被这突如其来的巨大灾难吓得不知所措,跌跌撞撞跑过来,在坍倒的教学楼前号啕大哭。
  
  哭声惊醒了如同在噩梦中的曾庆彪,也惊醒了孩子们。霎时哭声震天,撕心裂肺。师生们的脸上,冰冷的泪水和混浊的雨水混在一起,任其长流……
  
  二
  
  操场上,废墟前,师生们的哭声嘶哑了,代之而起的是废墟底下发出的凄惨的哭喊声和呼救声。曾庆彪猛地站起来,喊道:“大家别哭了,救人要紧!”于是,师生们发疯似的冲往废墟旁。
  
  教学楼倒得太惨了,横梁折了,预制板断了,没有一堵完整的墙壁。这时,曾庆彪猛地发现,废墟上有一只手从压得变了形的窗户里伸出来,想推开外面破碎的水泥板,可是力不从心。曾庆彪同两个女教师连忙围拢来,用双手把破碎的水泥板搬开,然后拼命地往下挖。他们的手磨破了皮,流出了血,终于露出了护窗钢筋,看得见人了。曾庆彪喊道:“邹老师,你没受伤吧?”
  
  “我还好,快把我拉出来,几百名师生都压在里面啊!”邹志刚忍不住悲声恸哭。原来中午时分,邹志刚没有课,在寝室兼办公室里批阅作文5+3+故+事+网。他的父母住在镇里,未婚妻在县电视台工作,学校便是他的家。地震发生时,楼房剧烈晃动,他慌忙钻到办公桌下,书柜随之倒下,靠在桌子上,随后“轰隆”一声巨响,教学楼倒塌了,他所在的3楼下陷,正好与操场持平。
  
  曾庆彪拾起一块石头,使劲地把护窗钢筋敲弯,想把邹老师拉出来。可邹志刚身材高大,出口太小了。情急之中,曾庆彪撑开双臂,紧握两根护窗钢筋。他是学体育的,臂力大,又练过气功,咬紧牙关,运足丹田之气,“嗨”的一声大吼,两根护窗钢筋脱离了窗棂。邹志刚把头和双臂伸了出来,曾庆彪抓住他的双臂,这才把他拉了出来。
  
  邹志刚刚获救就急切地说:“曾老师,里面还压着许多师生,我们得赶快救他们!”
  
  曾庆彪点点头。他们沿着废墟走了一圈,一阵阵呼救声、哭喊声从废墟里飘出来,声声揪心,就是石头人听了也要流泪。可是他们都是一双空手,面对一片废墟,根本没有容人钻进去的空间。他们束手无策,心在滴血,只有齐声地对着废墟喊:“老师们,同学们,你们别急,我们正在想办法救你们,你们一定要坚持住!”
  
  此时雨越下越大了,操场上的五十多个师生成了落汤鸡。这所小学坐落在山窝里,前面有一条盘山公路,其他三面都是高山,强烈的地震使山上的石头不时滚下来。曾庆彪见此情景,果断地对三位同事说:“这里很危险,随时可能出现大的山体滑坡,我们必须尽快地把学生转移到镇上去,那里比较安全。”
  
  邹志刚说:“前面的公路已被山体滑坡阻塞,桥肯定也断了,我们怎么走?”
  
  “公路不通我们走小路。”曾庆彪一脸的严肃。在四个教师中,他是唯一的预备党员,无形之中成了领导者。“走小路去镇上大约有40里,翻山越岭最快也要6个多小时,天黑以后困难会更多。但无论如何,我们也要把55个娃娃安全转移,一个不能少,哪怕付出自己的生命!”
  
  这时黄端丽说:“你们三人带着娃娃们快走吧,我留在这里,等待救援人员。”
  
  何美英望着黄端丽小声说:“黄老师,让我留下吧,我的家人都在内江市,无牵无挂的。你的女儿在镇里中学读书,不知情况怎么样?”
  
  黄端丽斩钉截铁地回答:“小何老师,你年轻,胆子小,夜里会害怕,还是我留下。废墟里的娃娃就是我的娃娃,我离不开他们!”
  
  时间就是生命。曾庆彪当机立断,同意黄端丽留下。他让邹志刚前面领队,何美英走在中间照顾前后孩子,他自己断后。此时,已是下午4时28分,距地震发生时间刚好两个小时。当他们迈着沉重的脚步离开操场时身后传来黄端丽连哭带喊的声音:“娃娃们,我是你们的音乐老师黄端丽,你们在里头,老师在外头,老师守着你们不离开!娃娃们不哭,听老师的话,坚强起来,保存体力,等待救援……”
  
  三
  
  58名师生顶着风雨,走在大山的小道上。巨大的惊恐和悲伤震撼着他们的心灵,加上山道泥泞,行进速度缓慢。一路上余震不断,不时听到附近石块滚来的恐怖声。走了两个小时,师生们来到了雷公坡,坡下就是曾庆彪的家。曾庆彪抬眼眺望,不见了绿树丛中的屋脊,眼眶一下子湿润了OgO。他扯起嗓子冲坡下大喊:“冯玲!小玲!你们母女还活着吗?”他的喉咙像被什么堵住了,泪珠簌簌而下。他的家虽说望得见,但隔着沟壑,往返最快也得一个小时。
  
  邹志刚知道,冯玲与曾庆彪结婚才两年,去年寒假里生了一个可爱的女娃,取名小玲。他理解曾庆彪此时的复杂心情,便让队伍暂停,紧赶几步来到曾庆彪的跟前说:“曾老师,你快回家去看看,没事就迅速赶来,我同小何老师会照顾好学生的。”
  
  曾庆彪感激地点点头,才迈出两步,他又站住了。他心里说:“我哪能走呢?我是老师啊!这时候撇下学生,娃娃们没事好说,万一娃娃们出了事,怎么向家长交待?”可是那一边是自己最亲的亲人,叫他怎么割舍得下?
  
  邹志刚见曾庆彪还在犹豫,上前推了他一把,真诚地说:“曾老师,快去吧!”这一推让曾庆彪拿定了主意,他昂起头叫队伍继续前进。邹志刚问:“你老婆孩子咋办?”曾庆彪强忍悲痛说:“村里有乡亲,我现在的任务是带娃娃们转移。”话虽这么说,曾庆彪还是忍不住深情地望了一眼坡下那已经不是家的家。
  
  天不知不觉黑了下来,这支队伍像一条长龙,蠕动在黑黝黝的山脊上。为了不让一个孩子掉队,曾庆彪叫孩子们一个接一个,后面的同学拉着前面同学的衣摆。他大声地说:“孩子们,我们这一路上还可能有大余震,引起山体滑坡。我们没有手电火把,走夜路要特别小心,千万不能掉到崖下去。”他这么一说,有几个胆小的女生又呜呜地哭了。
  
  曾庆彪用坚定的语气安慰说:“同学们,不哭!有老师在,你们一定不会有危险的。”
  
  哭声停止了,孩子们的心稍稍安定下来。忽然“扑通”一声,有个孩子跌倒了,曾庆彪赶紧走过去拉起孩子。这个孩子叫王勇,有气无力地哭道:“老师,我肚子好饿,走不动了。”原来,王勇今天胃不舒服,中餐吃得很少,肚子正饿得咕咕直叫。曾庆彪二话没说,蹲下身子让王勇骑在自己的脖子上,继续前进。
  
  黑夜漫漫,孩子们没走过黑路,高一脚,低一脚,磕磕绊绊,艰难而缓慢地蠕动。
  
  四
  
  正如曾庆彪预料的那样,队伍刚走出峡谷,爬上山坡,便遭遇到一次较强的余震。大地颤抖着,犹如天崩地裂,大块的山石争先恐后往峡谷里滚。走在队伍最后的曾庆彪不禁头皮发麻,大声叫道:“注意危险!”
  
  孩子们惊恐万状,哭声一片,队伍散乱了,不少人摔倒了。只听得何美英尖声哭叫:“娃娃们!别乱跑!”
  
  “小何老师,你在原地看着娃娃,别离开!”曾庆彪像战场上的指挥员一样命令道。接着他急切地叫喊:“邹老师,我俩分头寻找学生,找到一个便送到小何老师那儿。”说着,曾庆彪抱起王勇来到何美英跟前,掏出打火机。刚好他的口袋里还剩下三支烟,他把三支烟点着,自己留一支,另两支分别递给邹志刚和何美英,叫他们吸着,然后高喊:“同学们,快爬起来,朝着火光集中。千万别乱跑,别掉下崖去!”
  
  邹志刚不吸烟,但毕竟是男子汉,吸着没事。何美英就不同了,烟味呛得她连连咳嗽,但她狠狠地吸着,红红的烟头一闪一闪www.55555333.cc。孩子们深一脚浅一脚朝着亮光走过来,很快聚在她身旁,一个牵着一个,又形成了一条长龙,向前蠕动。
  
  开始清点人数,曾庆彪从后面挨个数过去,突然,紧张地喊起来:“邹老师,怎么只有54个学生,还差一个哩!”邹志刚一听也不由一惊,忙说:“停!所有的同学都停下来,一个接一个报出自己的名字。”
  
  邹志刚是班主任,自然熟悉每一个学生。他一边听报名一边扳着指头,忽然惊叫一声:“不好!吕小明同学丢了。”
  
  提起吕小明,曾庆彪对这个学生的印象比较深刻,因为他的体操老是做不标准。曾庆彪双手合成喇叭筒,向着四周喊:“吕小明!吕小明!你在哪里?”
  
  喊了一阵,屏声静听,不远的山沟里传来哇哇的哭声。原来,山体滑坡时,吕小明吓坏了,慌不择路,脚下一滑便摔下了山沟。曾庆彪吩咐何美英看好学生,他同邹志刚各折了一根树枝,小心地向前探去。到了悬崖边,曾庆彪揿亮打火机往下瞧,不由冷汗直冒。这个悬崖十分陡峭,下面一片漆黑。他拾起一颗小石子扔下,听声音估计有七八米深。曾庆彪对邹志刚说:“你在上面等,我下去救吕小明。”
  
  “不!曾老师,还是我去吧,我是班主任。”
  
  “别争了,我是体育老师,爬上爬下的本事比你强。”曾庆彪把打火机给了邹志刚,说:“气不多了,注意节约,不到关键时刻不能用它。”说完,他小心翼翼地挨着崖壁,用手指抠着石缝往下摸去。要是在平时,凭曾庆彪的臂力,爬下深沟不会有大的困难。可是由于强烈地震,壁上的岩石松动了,只听得传来沉闷的一声,曾庆彪随着松动的岩石掉下了深沟,当场晕了过去。一会儿,邹志刚的喊声和吕小明的哭声将他惊醒了,他感到右腿疼得厉害,原来,骨头折断了,站不起来了。曾庆彪立刻意识到问题的严重,这么陡峭的石壁,别说他的腿断了,就是身强力壮的人也是无能为力呀!但他心里只有一个念头:就是死,也要把吕小明救上去!于是,他拖着断腿,吃力地爬到吕小明的身旁,问道:“吕小明,你摔伤了没有?”
  
  吕小明只是一个劲地哭,他自己也弄不清是否摔伤。曾庆彪伸手一摸,吕小明摔下的地方恰好是茂密的草丛,他放心了,大声喝道:“吕小明,你给我站起来!”
  
  吕小明本能地立起,曾庆彪高兴地拍拍他,安慰道:“孩子!别怕!有邹老师在上面,他会想办法救我们。”
  
  五
  
  再说邹志刚见曾庆彪摔下深沟,着急地弯下腰向下面喊:“曾老师,你受伤了吗?我下来救你!”
  
  曾庆彪一听,气得吼道:“邹志刚,你下来陪我一起死吗?还有那么多学生咋办?你还是人民教师吗?我要你快想办法把吕小明救上去!”
  
  邹志刚冷静下来,心里有了主意。他将自己的牛皮裤带解下,又把涤纶长袖衬衣撕成一条条接在一起,连同裤带成了一根绳子,可还是不够长。他又将自己的长裤脱下来,继续撕成条。
  
  布条绳子加长了,但垂下去还是够不到底。看看身上,只剩下一条短裤和一件汗衫,不可能再脱了。何美英是个女的,她的衣服脱不得。学生的衣服也不能脱,夜深了会着凉。他正在着急,曾庆彪在下面说:“别加绳子了,让吕小明踩着我的双肩抓绳子www.55555333.cc。”说完,他让吕小明爬上他的肩膀蹲着,曾庆彪咬紧牙关,试图站起来。但断腿钻心般疼痛,他身子一晃,吕小明蹲不稳栽了跟头,吓得哇哇直哭。
  
  “熊样!”曾庆彪以少有的严厉冲吕小明吼,“再爬上我的肩膀,用双手抱住我的头,蹲不稳,看我揍你!”
  
  吕小明从来没见过曾老师这么严厉,吓得不敢吱声,再次爬上曾庆彪的肩膀,双手紧紧抱住他的头。曾庆彪强忍着疼痛,鼓足全身力气慢慢往上撑。终于,只有一条好腿的他站起来了,遗憾的是,踩在他肩膀上的吕小明差一点儿才能抓到绳头。
  
  “踮起脚尖,一定要抓住绳子!”曾庆彪简直发怒了,“吕小明,你一定要抓住绳子,让邹老师拉你上去。这是我今天给你的体育考试,要是不及格,你别上学了,我不认你这个学生!”
  
  吕小明听话地踮起脚尖,果真抓住了绳头。邹志刚大喜过望,一边叮嘱吕小明两手抓牢,一边用力往上拉。很快吕小明就平安地被拉上了悬崖。邹志刚见吕小明比别人多穿了件外套,便说:“吕小明,快把你身上的外套脱下来,我要加长绳子,把曾老师也拉上来。”话音刚落,沟底下就传来曾庆彪的声音:“不用了,邹老师,我150斤的体重,是拉不上去的。这里随时都有危险,你快带领娃娃走吧。”
  
  “不行,我不能把你扔下!”邹志刚接过吕小明的外套,开始撕布条。
  
  曾庆彪在沟底,听到上面撕衣服的响声,急得大吼:“邹志刚,别耽误时间,我是不会上去的!我的右腿断了,上去了也走不得路。”
  
  “我背你!”邹志刚大声回答。
  
  “混蛋!我死在这里也不会让你背。我一条命重要,还是55个娃娃的命重要?你连这个账都不会算,真是白评了‘小高’!”曾庆彪几乎要骂娘了。
  
  他这一吼,邹志刚一下子清醒了。他将衣服还给吕小明,自己伏在崖边带着哭腔朝下喊:“曾老师,你多保重,我到了镇上就带人来救你!”
  
  “少废话!快走!我死不了!”邹志刚带上布条绳,牵着吕小明的手离开悬崖,还听到曾庆彪的声音。
  
  六
  
  师生们压抑着悲声,默默无语地沿着崎岖的山道前行。邹志刚叫何美英在前头领路,照看好身后的吕小明,又叫班长走在中间,他拉着王勇走在后面。走着走着,“扑通”一声响,王勇倒在地上,一声不吭。邹志刚吓了一跳,慌忙抱起王勇,揿亮打火机一瞧,只见王勇双眼紧闭,脸色乌青。邹志刚忙掐住王勇的“人中”穴,叫道:“王勇,你怎么了?快醒醒!”
  
  王勇吃力地睁开眼皮,气若游丝:“老师,我饿。”
  
  邹志刚立刻想到,刚才撕吕小明的衣服时,无意中触到他口袋里有一包饼干。由于吕小明挑食,上学时他妈妈经常在他口袋里放一些零食。邹志刚马上叫吕小明过来,拿出饼干,又在路边扯了一些野菜,送到王勇的嘴里。王勇有滋有味地嚼着,精神渐渐好了。他懂事地说:“邹老师,我不饿了,能走路了原文www.55555333.cc。”

编辑推荐:
>>> 自我的要求与坚持
>>> 高考作文搞笑片段集锦
>>> 我在第三棵树下
>>> 兰陵亡事
>>> 那些年,我们这群没人追的女孩

第一页12下一页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0% (0)
0% (0)
标签:

我要评论

评论 ( 0 条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易倩文学网立场。
最新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做评论第一人吧!
  • 阿P扮警察

    阿P是一名保安,至今还是单身。这天,朋友大明打来电话,说单位有个叫小兰的女孩还没处对象,想给他俩牵牵线。阿P大喜,忙说:“好,好,成了我一定请你喝酒!”大明马上开出条件,说:“你得先请客!到时我叫上小兰,你们不就……”阿P一想,这顿饭值,于是就说:“星期天中午12点,顺天大酒店,不见不散。”激动过后,阿P不觉犯愁了,自己既没地位又没钱,凭什么能抓住女孩的芳心?别到时又是竹篮打水一场空。这几天,阿P

  • 阿P斗老板

    金蝉脱壳阿P连续加了半个月班了,朋友们几次约他晚上吃烤肉都没去成,心里很不爽。这天傍晚就要下班了,阿P又接到朋友阿财的电话:“阿P,今晚在万达广场开荤,全部是海鲜,你来不来?知道小兰管你管得严,没钱没关系啊,哥们我请。来不来你掂量着办,今晚再不来,以后我们可不找你了!”这话说得阿P很没面子,必须去!他一咬牙答应下来:“今晚我请,谁不去谁孙子!”阿P慷慨激昂地挂断了电话,老板表情木然地走过来,递给他

  • 阿P走红毯

    阿P最近要和老婆小兰去欧洲旅游,他得意地在微信朋友圈里发了消息。原本以为人家会纷纷“点赞”,却不料群友早已司空见惯,有个家伙居然直接回复:阿P,不就是跑到埃菲尔铁塔下面摆个剪刀手吗?都是我们十多年前玩的。这兜头一盆冷水浇得阿P差点没背过气去。不过再想想,也确实是,现在出国游早已不是什么稀罕事,要想在群里制造轰动效应,还真的很难。很快,阿P和小兰出国了。在飞机上,导游小姐发布一个好消息,他们联手当地

  • 阿P养司机

    阿P很要面子,自从成立了一家小小的建筑公司,钱没挣到多少,生活质量先来了个鸟枪换炮:开宝马、穿名牌、出入高档会所,整天一副成功人士派头。这天,阿P去一家新开的俱乐部参加一个本地名流的聚会,在门口被保安拦住了:“司机从侧门进,那边有休息室。”阿P一听,差点没跳起来,指着身上的名牌西装说:“我哪里像司机?”保安愣了愣,指着停车场方向说:“你不是从那边来的吗?”经保安这么一说,阿P才发现,凡是来这的客人

  • 阿P藏宝

    阿P是一名建筑工人,工地上活很累,但他整天还是乐呵呵的,用他的话说,那就是—“人心就像一个容器,装的快乐多了,郁闷自然就少。”这天,乐事来啦,小兰来工地上看他了!阿P可不想让她住满是臭脚味的宿舍,于是,像上次一样,他带小兰去了附近的一家小旅馆。阿P出门时,特地带了一个黑色塑料袋,沉沉的,不知放的啥。到了小旅馆,老板娘给他们办登记手续时,一抬头,打量了阿P一眼,她的眼睛扫到那袋子时,阿P突然有点紧张

  • 阿P做裸模

    阿P是一家公司的小职员,老大不小了,还是单身汉,再加上没职位没银子,用一句网上的流行语,叫做—“我这心碎得,捧出来跟饺子馅似的”!最近,阿P公司新来了一个女同事,叫孟晓楠,年轻漂亮,很对阿P的胃口。于是,阿P有事没事,就找借口和孟晓楠搭讪。有次,孟晓楠冲阿P羞涩地笑了笑,笑得阿P魂不守舍,他再也忍不住了,鼓足勇气对孟晓楠表白道:“晓楠,让我们做朋友吧!”孟晓楠瞪大眼睛,说:“我们现在不是朋友吗?”

  • 阿P当钉子户

    最近,阿P人逢喜事精神爽,见人就问:“你知道‘富二代’、‘官二代’,那你知道‘拆二代’吗?告诉你,P爷我,就是拆二代。”原来,阿P老家的房子在当地城市改建的地块上,就要被拆了。他索性搬回老家,安安心心等着拿钱。村民们对拆迁政策比较满意,每家都能得到几套回迁房,还能拿一笔钱,大部分都早早签完协议,等着住新房。过了两天,一个穿黑西装的中年男人,走进了阿P家。阿P热情地握住他的双手,激动地说:“同志,你

  • 给你点赞

    阿P是个典型的“低头族”,无论上班下班,还是吃饭如厕,他无时无刻不黏在网上。这不,就是因为沉溺于网络,阿P的工作出了大纰漏,他一个没留神,把合同上的小数点点错了一位。老板气急了,一声令下,炒了阿P鱿鱼!丢了工作的阿P,最怕面对的就是老婆小兰。为了将功赎罪,他跑到菜市场买了小兰喜欢的海鲜,回家就忙活上了。小兰回到家,阿P穿着围裙迎了上去:“嘿嘿,亲爱的,我做了你最爱的爆炒鱿鱼,今晚我们来个海鲜大餐!

  • 阿P艳遇

    阿P最近在一家矿泉水公司打工,专门给一所大学送桶装水。虽然挣钱不多,但经常进出著名学府,阿P觉得既开眼界又开心。时间一长,师生也大都认识了这个快乐的送水工。这天下午,阿P送完最后一车水,坐在湖边的一个树荫下休息。他放眼望去,绿荫环抱的湖面上波光粼粼,一对鸳鸯相依相傍……阿P逐渐有些沉醉了。突然,耳边响起了一个轻柔的女声:“你好!”阿P激灵一下,一扭头,惊讶地发现身旁站着一个漂亮姑娘。姑娘见阿P愣愣

  • 阿P救驾

    那天是周六,一大早,阿P晨练完了,回家路上经过一家展会门口,发现里面摆放着一大堆裸体雕像,一个女孩正在东看看,西摸摸,看样子正在做展出的准备。女孩那眼神、那神态、那专注劲儿……阿P想,这不就是我的梦中情人吗?于是,他便伸头探脑地走了进去。那女孩正是小兰,小兰刚到这里工作不久,这次是公益性展会,有壁画、艺术品、雕像和影像播放几个区,可偏偏经理把她安排在雕像区,那些光身子的雕像很逼真,有些部位栩栩如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