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读者 > 人物 > 正文

蒋梦婕:不被追光灯眷顾的黑天鹅

2019-07-04 23:52:08 来源:易倩文学网 浏览: 评论: [ ]

蒋梦婕,知名女演员,毕业于北京舞蹈学院芭蕾舞专业5 5 5 5 5 3 3 3 c c。2010年因出演新版《红楼梦》中林黛玉一角而被广泛关注。代表影视作品有《百年情书》《一克拉梦想》《三少爷的剑》等。

  不想再被人叫林妹妹了

  午后,北京的气温仍在零下徘徊。蒋梦婕从车里蹦跶着就钻出来,两只手缩在白色短款羽绒服口袋里,原地踏着小碎步,长发侧边的小辫子一颠一颠的。

  在上一个拍摄地,她冻了两个多小时,进屋前劈头第一句话先问:“这里有暖气吗?”听说直播在室内进行,她笑得像个拿了糖的小孩儿,直往屋里蹿。

  第一次見蒋梦婕的人,总有相同的疑问,包括导演尔冬升在为电影《三少爷的剑》选角时,见了她也特别疑惑:“这个妹子当初到底为啥会演林黛玉?”

  故事得回到2008年,当时蒋梦婕还未满18岁,之前在北京舞蹈学院学了7年芭蕾舞。第一次面试,她就见到导演李少红。她没学过表演,紧张得要命,俩人只聊了15分钟,问的是专业课学什么、成绩如何等简单的问题。

  蒋梦婕看上去特别幸运,她被选中,而且原本只饰演少女黛玉,刚好又遇到大黛玉角色空缺,后来导演李少红最终决定,让蒋梦婕演完林黛玉的一生。

  这是个大胆且饱受质疑的决定。蒋梦婕的年龄有点尴尬,演少年时超龄,演成年时又欠成熟NkE。李少红曾说:“定下她压力也很大,我也在帮助她梳理,给自己信心。”

  有87版《红楼梦》“珠玉在前”,整个剧组都做好了面对争议的准备。那是互联网日渐兴盛的年代,关于角色、扮相、身材的种种评价,一边倒地“黑”着“新红楼”。

  林黛玉在国人心中的地位之高无须赘述,曹雪芹写她“态生两靥之愁,娇袭一身之病”,是弱柳扶风又“心较比干多一窍”的妙人儿,加上陈晓旭的扮相过于经典,顶着巨大光环出道的蒋梦婕,一度被网络暴力裹挟。

  蒋梦婕坦言自己跟黛玉的相似度“只有5%”,除了“都比较文艺”之外,没有什么共同点。在粉丝眼里,蒋梦婕是活泼甜美的“桃子”,也是粉丝口中的“蒋公子”。她的声音与清秀的外表不同,是粗糙喑哑的“中低音”,急了还总飙出几句东北腔。

  如果没搬进“潇湘馆”,蒋梦婕可能会当个舞蹈老师,平平淡淡地过着文艺女青年的小生活。而从她踏进“大观园”的那一刻开始,红楼一梦彻底改变了她的35故事。

  但红楼梦醒后,蒋梦婕并没有人们想象中那么红。有人评价她的演艺之路“高开低走”易倩文学网。在此后的6年时间里,她演过不少角色,所求不过就一句话:“不想再被人叫林妹妹了。”

  后来,在三亚拍电视剧《刺青海娘》时,剧情要求她一个人绝望地走向大海深处,朦胧的月光照不见她,大浪拍在脸上的恐惧提醒着她:“演员就是这样,身后没有退路。”

  不被追光灯眷顾的黑天鹅

  当年为了演好林黛玉,蒋梦婕三伏天裹着保鲜膜、穿着羽绒服运动减肥;每天只吃一顿饭,拍焚稿那场戏前,连续每天只吃一枚鸡蛋。

  因为黛玉超过七成的戏份都在哭,蒋梦婕被称为剧组的“水龙头”。每次黛玉生病,她也会病倒,灰败的面色不用化妆就能上阵。曾有一次采访,她笑着说起这些经历时,李少红听哭了。

  从小独自在北京学舞蹈的蒋梦婕,很少用哭来发泄情绪,“哭的话只会被老师练得更狠”。

  印象最深的一次崩溃大哭,还是在拍《刺青海娘》时。那是她被婆婆虐待的一场戏,嫌演员打得不真实,导演的棍子狠狠敲在她的背上,“或许他那天心情不好,下手特别重”。拍完戏,蒋梦婕直接去了医院,骨头没事但肌肉严重损伤,肩头的瘀青留了好几周,抬胳膊就扯得生疼。

  聊起其他同龄女星的走红,蒋梦婕也很坦然5_3_故_事_网。她说,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轨道,自己并没有偷懒,也拍过不少新戏,至于一部片子能否获得好评,除了努力外,也只能随缘。

  她很喜欢电影《黑天鹅》。令她伤感的是,芭蕾舞台上的女主角永远只有一个,其他人如果先天条件不佳,无论再怎么努力,也总站在最边上,不被追光灯眷顾。“你努力付出了所有,可是一点成果都没有,这是最绝望的。”

  多年以来,面对不如意的片约和公司低迷的资源,蒋梦婕终于坐不住了。2015年5月,她指出“公司强硬接戏”“对不实传闻未能有效澄清”两大罪状,公开提出解约。

  她把几年的积蓄全砸进去,才赎回“自由身”。之后经济陷入窘迫,最惨的一个月,她跟助理俩人才花了两千多元钱。“每天都开玩笑,劝对方少吃点,要省钱。”爷爷看不过去,给了她一张存折,里面有10万元钱,“我也不想用,觉得很不好意思”。

  从林黛玉到“风尘女子”

  2016年12月2日,电影《三少爷的剑》上映www.55555333.cc。蒋梦婕演的是古龙笔下善良可爱的风尘女子,既是为了养家糊口甘入青楼的“小丽”,也是贫贱人家的掌上明珠“娃娃”。

  她一张白净的俏脸顶得住素颜特写,也经得起“大尺度”浓妆。曾有剧组工作人员说,别的女明星需要后期修白,而这姑娘天生“白得发光”。

  这部戏在横店拍了近5个月,她有被大火烧成“黑焦”的扮相。烧过的假发顶在头上,每一秒都能闻见蛋白质燃烧后的刺鼻煳味。男主角林更新每次看到“惨不忍睹”的她在片场出现,都逗她赶紧走远点。

  出了《红楼》又入“青楼”,她并不怕“青楼女子”成为自己新的标签,观众能够记住角色,其实是对演员最大的褒奖。

  “撞脸周冬雨”是件特别戏谑的事,她俩都在2010年进入观众视野,都被网友嘲笑过面瘫、演技渣和婴儿肥。如今,周冬雨凭借《七月与安生》成了金马奖的新晋影后,但对蒋梦婕来说,《三少爷的剑》很难给她一张新标签。

  她还有很多想演的角色:英气的黑寡妇、潇洒的武侠女,包括同性恋人,都是她心心念念的形象,“这些故事是我平时经历不到的”。

  蒋梦婕一直在寻找林黛玉之外的另一张面孔55555333.cc。网剧《28岁未成年》是她解约后的第一部戏,演一个穿越回17岁的少女。

  蒋梦婕说,假如真的重来一次,她依然会接下林黛玉这个角色,因为“别无选择”。

系统推荐:
>>> 懒惰,懒惰是所有文化之母
>>> 在痛苦中开出最美的花
>>> 父亲被撞后
>>> 毕业后,我学习过贫穷的“北漂日子”
>>> 唐越:风险投资的另类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0% (0)
0% (0)
标签:

我要评论

评论 ( 0 条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易倩文学网立场。
最新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做评论第一人吧!
  • 纪念我那心蕊绽放的十八岁

    那一年,她十八岁,我也十八岁。那一年,我与她隔了两张桌子,像隔了一湾海峡。她喜欢笑,我喜欢看她笑。这种美好的感情一直持续到毕业。还记得吗?毕业那天,风很清,云很白,一个男孩拿着一把木吉他,紧张地扣着弦,把《十七岁那年的雨季》轻轻唱给你听。忽尔,你笑了,因为我擅自把歌词中的“十七岁”改编成了“十八岁”唱出来。一朵洁白的心蕊,在那一刻,自我心中,悄悄绽放

  • 当读书成为一种仪式

    读書,应该是塑造个人独立判断能力,或是完善自身品性的,但今天,表面上看起来选择增多了,但事实上人们缺少了真正意义上的自我选择,反而容易迷失在各种所谓的“读书推荐”之中了。关于当下中国人读书少,不爱读书,甚至不读书的报道早已不鲜见。当然,我想有人一定不同意这些说法,譬如有人说,我们不读书,可是我们看微信啊,微信里不也是有各种文章,那么多推荐读书的文章,我们不也是在读吗?何况,

  • 我既来了,定不负山的高、水的清

    其实并没有山穷水尽,亦没有柳暗花明,可以只是此时此地,欸乃一声,开出豁亮天下,青山绿水原来一直未改变。我既来了,定不负山的高、水的清,也許将来潦草收场,惨淡徒劳,可是有这一路风光,我的一生,便可自成景致。人类有一种“储存式”的人性。我们认为如果给予别人的太多,自己就会破产。但是,相反的情况才是事实——我们愈深切地参与生活,与他人发生联系或者创造性地做

  • 停下来,感受这阳光

    那是一个平凡至极的日子,初升的太阳在天空中发出淡橙色的光芒,染红了周围的白云,若是有人抬头向上看,一定会觉得很美。然而我却绝望地发出一声惨叫,一点儿也没有理想中淑女的样子,大大咧咧地趴在书桌上。桌上各科的参考书堆成了山,这张足有半张双人床大的桌子竟被这座“书山”堆得没有了我的容身之处。面对一道作文题:“_____的阳光”,我无奈惨叫,无奈提笔,开始奋

  • 这里我来过

    这一天巴黎下了雨,这一天是我在巴黎停留的最后一天。别人去购物,我跟母亲沿塞纳河走了快两个小时,才远远地望见那绿色的篷子。脚虽然冻僵了,我还是往前跑了几步,踩进了水坑,我变热的身子与变红的脸却没有冷下来半分。前面就是那大名鼎鼎的莎士比亚书店了,从门外向里望,毫无疑问,有许多像我一样的“朝圣者”正在其中,享受着书的暖意。我走进书店,实实在在的温暖终于包围了我,雨带来的寒冷渐渐钻

  • 江南无所有,聊赠一枝春

    01南朝宋时期,有这样一对好朋友。一个叫陆凯,在江南。一个叫范晔,在西北。两人多年没见面,平日里只能靠书信来往。又是一年春天,江南草长,群莺乱飞。陆凯想着出门散散心,转了两里路,到一个驿站,见桥边一树红梅开得正艳,走过去观赏。忽而,身后传来一阵马蹄,一个相熟的信使近来,勒马相问:“陆大人,可有什么信要送?”陆凯折了一枝梅花,递给信使,说:“我的好友范晔在西北陇头

  • 每一朵花都表示它的存在

    在春天看花,到朋友圈打卡,是種潮流。我也在春天看花,看樱花、杏花、桃花、梨花……我不只看被人潮簇拥的花,我看各种花。看艳丽的花、淡雅的花;看硕大的花、一丁点的花;看耀眼的花、不起眼的花;看妩媚骄傲的花、低到尘埃的花……看花,我不为拍花,而是仔细地、认真地、专注地观看,带点仪式感。看杏花,我会去老公园里。那里的杏花纯白,有淡香。杏树先开花,后长叶。花褪残红青杏小,花落之后始见“青小&rd

  • 风为叶雨为花

    雷雨来得猝不及防。屋檐的雨滴打着叶片,叶片惮颤一下,下面现出一只蝈蝈。它没有逃到屋檐下躲雨,而是紧紧地用它锯齿状的几只脚牢牢地钩住叶片,把构树叶当作一方净土。构树高一米左右。三年前,或五年前投错胎,落墙生根。墙头没有泥土,没有水分,它营养不良,生长缓慢。若是构树种子落在地上,三五年足以茁长成两层楼那么高。秋天的构树,像极了披霞帔戴凤冠的娘娘,流金叶片下垂挂着耀目的红果子。這只黄绿色的蝈蝈不过半个指

  • 捂不住的蝴蝶

    落叶是季节捂不住的蝴蝶。最爱这落叶。它们如此从容静谧,蕴含着一种极度的优雅与闲适,它们褪尽青青的绿色,不蓬勃、不张扬、不锐利,剩下的是岁月渐远后的温馨与从容。它们换上金黄的衣裳,在秋天高远的天空下,如此妥帖地唱完了青春的歌儿,最后从枝头静静地飘了下来。这是一种成熟的声音。“成熟是一种明亮而不刺眼的光辉,一种圆润而不腻耳的音响,一种不再需要对别人察言观色的从容,一种终于向周围申诉求告的大

  • 不愿妻子荒睡一晚

    秋天的一个深夜,我从长途客车上下来,穿过黑暗寂静的县城,回到自己的家门口。我敲了几下院门,没有人回应。妻子和女儿都已熟睡。我又跑到楼后,对着窗户喊了几声,家里依旧静悄悄的。记忆中,我从未这样晚回家。以前我总是还没下班就回来,天一黑便锁上院门,在家里看书或者看电视,陪伴妻子和女儿。我跳进院子,推开厨房的门,拉亮灯,在碗柜里找到半盘剩菜和一个馍馍,自个儿吃了起来。在碗柜的抽屉里,我找到楼房门上的钥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