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读者 > 人生 > 正文

一个人的路总要一个人走

2019-02-12 00:44:58 来源:易倩文学网 浏览: 评论: [ ]

才上初二的女孩子问我:是等,還是不等?我大吃一惊,以为她青春期来了,说的是路过她窗下的小男生,或者一个遥远模糊的承诺ETH。结果她问的是:到底要不要等室友一起吃早饭/上自习/去卫生间……

  寝室四个人,从初一起就同进同出。但到了初二之后,每个人的时间表开始有微妙不同。永远有人晚起,有人在临出门前想起还忘了件事。她说要早起才能吃到喜欢的饭菜,她催促说再不去图书馆就没有空位子,她等得不耐烦了,跺着脚对姗姗来迟的室友们没有好脸色——又自责:真是急性子,还有什么比室友间的情谊更重要的?但是等待的时间越来越久,忍不住和室友们提过,她们嘴上答应但丝毫没有改变拖延症患者的行为5 3 故 事 网。每天如此,还有别的事要做也没时间,她想直接一个人走又怕室友不开心——最后她来问我:是等,还是不等?

  她的问题让我轻轻笑了起来,仿佛又回到了中学时光。忘了是初三还是高三,班主任反复地跟我们吐槽:“有些女同学,厕所也要一起上,十分钟的课间,你等我我等你,就要等掉八分钟,浪不浪费时间呀?现在一起上厕所有什么用?好好学习,将来一起上清华北大才是正理。”到了现在,她与她的室友们,同进同出同去食堂,上厕所也是要结伴同行的吧?

  我自己从小独来独往,对呼朋结伴这件事很不耐烦——平生最讨厌无意义的等,当然也不愿意让人等我。但看到室友们、同学们在校园里三三两两,像一簇簇小鸟在枝头,又不免自觉是孤雁5~3~故~事~网。所以,我也曾经有这样的困惑:是和她们在一起,去哪里都叽叽喳喳,还是继续保持自己的节奏,一个人去图书馆,一个人去跑步,一个人穿过成长的漠漠树林?

  答案很快就揭晓了:随着我与同学们上了不同的高中、大学,进入社会的不同岗位,每个人都是洪流里的圆木或者飞凫,各有浮沉,一别两宽。关系好一点的,三年五载,会在同学会上见一次半次,大部分人,连名字与长相都想不起。

  抱团,是天性,因为人类是群居动物,我们最怕的,就是寂寞。但另一个角度,适度的寂寞是有好处的:寂而后定,定而后慧,独处令人能反观内心,不至于把思绪淹没在滔滔不绝的听与说上原文www.55555333.cc。另外,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规划表,一生的、一年的、一天的,清静专注才能更有效地完成规划。

  在大小事务上都强求步调一致,只是碎片社交。而把完整的时间打碎成片,像把珍贵的锦缎撕成布头,不觉得可惜吗?

  去年的诺贝尔文学奖得主石黑一雄,有一本书叫《被掩埋的巨人》。有一天,女儿小年看到我在读这本书,很感兴趣,问我是讲什么的推荐www.55555333.cc。她望文生义,以为与王尔德《巨人的花园》相仿。我跟她说:“一对相爱的老夫妻,跋山涉水去找儿子,经过一个渡口,摆渡人告诉他们,对岸是一个岛,岛上有无穷无尽的人,但对于每个人来说,他都是自己孤身一人在岛上。”

  小年说:“那就是‘死’呀!”

  我说:“总之,摆渡人不让他们一起上岛,非要先送走一个,再送走一个。”

  小年理直气壮地说:“对呀,再相爱,也得一个人去死呀!就是两个人手拉手去死,其实还是各自死各自的55555333.cc。”她想一想,再举一例,“就像我们同学约着一起上厕所,还不是你上你的,她上她的?”

  或者,小年的话可以完美地回答这个初二女生的困惑:在世一场,生,自己生;死,自己死。而来去之间的漫漫35故事路,也是自己一个人在走呀!

编辑推荐:
>>> 当年盖茨不如我
>>> 安杰洛的选择
>>> 35故事是一场修行
>>> 黑暗中的乞者
>>> 偶尔软弱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0% (0)
0% (0)
标签:

我要评论

评论 ( 0 条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易倩文学网立场。
最新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做评论第一人吧!
  • 八十八分

    中学时,我本来是很不喜欢地理这门课的。可是因为教地理的房先生实在太慈爱,教得又好,又是我们班的级任导师,我也就开始喜欢听她的课了。房先生年纪轻轻,却打扮得好老气。一年四季的旗袍,不是安安蓝,就是咖啡色或墨绿色。微黄的头发,在后颈盘一个香蕉髻。一副玳瑁边框眼镜,遮去了半张脸。不大不小的嘴,笑起来很美。本色皮肤,不施一点脂粉。班上一位天才画家,给每位老师都画了张速写,三笔两笔勾画得惟妙惟肖。她说房先生

  • 灵感速记

    一北岛有一首诗,题目是《生活》,整首诗只有一个字:网。人称“一字诗”。我觉得这首诗并非一个字,而是三个字,单是一个“网”字不能成诗,必须将题目“生活”也加进来。陶渊明称世俗为“尘网”,北岛描述现实生活为“网”,两大诗人所见略同。“网”字字形由小篆演变而来。

  • 花甲之事

    当我大学毕业进入职场时,母亲已经60多岁,她总说:“不到花甲之年,不懂花甲之事。”那时我只是随意听听,毫不在意。36岁时,我被任命為一所4年制大学的校长。此后40余年,我在校长、董事长和教授等位子上忙得团团转。我曾暗暗地想:等我上了年纪,有了时间,就读读书,做些翻译工作。然而,变老并没有我想象的那么简单。年轻时能做的事,现在做不到了,即使能做,也得比之前花费更多时间。使用了

  • 只画鱼儿不画水

    《落花游鱼图》是北宋画家刘[采]的作品。春日花开时节,缤纷的花瓣随和煦的春风飘落水面,引来一群鱼儿。它们追逐着花瓣,时而浅出,时而沉入,尾鳍摆动,意态安闲,水草亦随波轻轻摆动,一片怡然。定睛细观,如此美景却无一筆水纹,完全是鱼态使然。齐白石《三余图》,几笔简淡水墨,三条稚气可爱的小鱼,没画一笔水,却水色自现。隐去的水、自在的鱼,于虚实之间、有无之中,清简了画面、突显了主题,留给人更多的想象空间。老

  • 十室之内,必有忠信

    有十家人居住在一条小河边。他们每日粗茶淡饭,麻衣葛裙,互有来往,互通有无,不分彼此,助人为乐,生活得很平淡,没有什么不愉快。这日,上面通知他们,根据“十室之邑必有忠信”的古训,决定从每十户人家当中评选出一家“忠信户”来。评选条件共十五项:一、大公无私;二、热心公益;三、奉公守法;四、言行如一;五、助人为乐;六、从不说谎;七、扶老携幼;八、家庭和睦;九

  • 枪挑紫金冠

    没来由地想起了甘肃,陇东庆阳,一个叫作小崆峒的地方,满眼里都是黄土,黄土上开着一树一树的杏花。三月三,千人聚集,都来看秦腔,演的是《罗成带箭》。我来看时,恰好是武戏。一老一少两个武生,耍翎子,咬牙,甩梢子,摇冠翅,一枪扑面,一锏往还,端的是密风骤雨,又滴水不漏。突然,老武生一声怒喝,一枪挑落小武生头顶上的紫金冠,小武生似乎受到了惊吓,呆立当场,与老武生面面相对,身体再无动作。我以为这是剧情,哪知不

  • 李商隐的雨

    李商隐的诗歌大体上可以分为政治诗和爱情诗两个部分。李商隐是一个政治抱负很大的人,他热衷于官场,可他偏偏生活在官场的夹缝里。“锦瑟无端五十弦”,实际上,李商隐自己都不知道,这句诗他说大了,他没能活到五十岁。“一弦一柱思华年”,真是一字一泪、一字一血,让人痛心。一个人一心想做大官,却做不了,他能怎么说呢?写夕阳自然是一个办法,但是,有点绕。更常见、更有效

  • 老妇不还乡

    一这个故事来自一名导游。2005年,是我在旧金山通达旅行社当导游的第4年。每年夏天,黄石公园这条观光线路都最受欢迎。我所在的公司,从老板到雇员都是中国人,人脉也都在华人社区。我带的团,几乎是清一色的同胞。但今年8月中旬出发的团,50名团友中,有一位白人老太太。她80多岁了,金发早已变为银色,闪着灿灿白光——在满是黑发游客的大巴里,显得格外抢眼。她叫莎朗,深目高鼻、个高清瘦,

  • 如果我能告诉你

    时间默默不语,但我曾与你倾诉,时间只洞悉了我们需要偿付的代价,如果我能告诉你,我一定会让你知道。如果伶人登场我们就要悲哭,如果樂手演奏我们就变得结巴,时间默默不语,但我曾与你倾诉。尽管,命运从未被道明,因为,我对你的爱远非言语能表白,如果我能告诉你,我一定会让你知道。起风了,风一定来自何处,叶落了,一定有它的苦衷,时间默默不语,但我曾与你倾诉。也许玫瑰热切盼望生长,这幻景也无比希冀留驻,如果我能告

  • 公爵夫人与珠宝商

    奥立弗·培根住在一座可以俯瞰格林公园的楼房顶楼。他拥有一套公寓。在公寓里,椅子靠前摆放,角度得当,上面盖着皮毛;沙发填补了窗前的空当,上面铺着花毯;三面落地窗户上垂着精致的纱窗和华丽的花缎窗帘;红木餐具柜里摆得满满当当,全是高级白兰地、威士忌和朗姆酒。“瞧瞧,奥立弗,”他时常喊着自己的名字说,“你出生在肮脏的小巷,你……”这时,他会低头看看自己的双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