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读者 > 文明 > 正文

文化都在这锅里

2018-07-09 00:00:43 来源:易倩文学网 浏览: 评论: [ ]

  火锅里有中华文化来自55555333.cc。比方说,火锅热,可谓亲亲热热;火锅圆,可谓团团圆圆;用汤水处理原料,可谓以柔克刚;不拒荤腥,不嫌寒素,用料不分南北,调味不问东西,山珍、海味、河鲜、时菜、豆腐、粉条,来者不拒,均可入锅,可谓兼济天下;荤素杂糅,五味俱全,主料配料,味相渗透,食者各取所需,烫而食之,又体现了中庸之道,中和之美。
  
  围在一起吃火锅的,叫伙伴。“伙伴”原本写作“火伴”。古代兵制,五人为列,二列为火,十人共一火饮煮,即为火伴。《木兰诗》里“出门看火伴”的火伴,便相当于今之战友5+5+5+5+5+3+3+3+c+c
  
  其实共火而食,古来如此,不过一般多为家人。只有在军营里,才是非亲非故而同食一火。今天同一炉灶,明天便同一战壕,火食与共意味着生死与共,所以改“火”为“伙”。
  
  结为团体,则叫结伙。于是就有了一些相关名词来自www.55555333.cc。后来,好人结成的叫团队,坏人的才叫团伙。比方说,犯罪团伙。当然,火食也变成了“伙食”。
  
  火锅有各种吃法。但火锅店里,一人独食者罕见5+5+5+5+5+3+3+3+c+c。共食不是为了省钱,而是因为独食无趣。实际上,火锅不仅是烹饪方式,也是用餐方式;不仅是饮食方式,也是文化模式。它最能形象直观地体现中华文化的思想内核——群体意识。
  
  所以,我们喜欢请客吃饭,我们喜欢相约聚餐。一个人吃饭叫吃独食,一个人饮酒叫喝闷酒原文55555333.cc。独食难肥,闷酒伤身。只有共食,才不仅能够吃到营养,还能吃到人情和血缘,何况火锅体现的人情和血缘还是热乎乎的。
  
  火锅实在妙不可言。只有火锅,把烹调过程和食用过程融为一体,不但把锅端上桌来,而且让火贯穿始终。这不正是最古老也最亲切的共食方式吗?不是极富人情味和亲切感吗?尤其是在北风凛冽、大雪纷飞的数九寒冬,三五友人围炉共酌,推杯换盏,浅吟低唱,真是何其乐也!
  
  不妨來读白居易的诗:“绿蚁新醅酒,红泥小火炉5.5.5.5.5.3.3.3.c.c。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我怀疑这是喊朋友来吃火锅的邀请函。

更多推荐:
>>> 石头里的爱
>>> 别让你的卓越咄咄逼人
>>> 憨豆的抢答和葛优的签名
>>> 好作品不会从墨水中流出
>>> 蟹爪兰拒绝摆布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0% (0)
0% (0)
标签:

我要评论

评论 ( 0 条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易倩文学网立场。
最新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做评论第一人吧!
  • 风筝仙女

    我们的楼房前边是一大片农民的菜地。凭窗而立,眼前地阔天高,又有粪味儿、水味儿和土腥味儿相伴。在正月里,当粪肥在地边刚刚备足,菜地仍显空旷,而头顶的风已经变暖的时候,便有人在这里放风筝了。放风筝的不光有我们这些附近的居民,还有专门骑着自行车从拥挤的闹市赶来的孩子、青年和老人。我的风筝实在普通,才两块五毛钱,是一个面带村气的“仙女”——鼻梁不高,嘴有点鼓,一身的粉裙子,黄飘带,胸前还有一行小字“河北邯

  • 爱情小说

    年轻时我最喜欢的作家是屠格涅夫,那时,我其实不能完全看明白他的小说。小说里俄国的政治背景、知识分子的苦闷,那些更深刻的内容我不怎么了解,留在记忆里的印象是模糊的。读书就是这样,把喜欢的东西留下来,不喜欢、看不懂的东西就放到一边,等待将来的日子去认识,好像反刍似的。于是,我就只看到有关爱情的部分。屠格涅夫的小说里总有爱情,而且是不幸的爱情。屠格涅夫的爱情故事都令人伤心。在《初恋》里,一个男孩子爱上一

  • 童年是哪一天结束的

    拧紧天真的发条小孩最接近人的本質。老子说:“含德之厚,比于赤子。”意思是道德厚重的人,比得上初生的婴儿。婴儿筋骨柔弱,拳头却握得很牢固。老子讲婴儿“和之至也”——和,即淳和,与天地之和合而为一。佛五行中,更有婴儿行,修行的状态仅次于圣行、梵行、天行。记得法国童话《小王子》的献词:“所有的大人都曾经是孩子”,期望“所有的大人都应该是孩子”。创造米老鼠的沃尔特·迪士尼说:“我要唤起的是这个世界正在泯灭

  • 如花一般的人

    这是我闺密蔷子的故事。她和我真正成为朋友,用了整整八年时间。初见时,蔷子正如她的名字一般,是一个如花般美艳的女子,如同一株在温室中备受宠爱并被精心培育的蔷薇,不曾被世间风雨侵袭,她那灿烂的粉红色脸颊仿佛蔷薇的花瓣。蔷子与我是同期进入公司的。当时共有六个女孩进入这家颇具实力的财产保险公司,其中就包括蔷子。六个人分属不同的部门,但都在一栋大楼里工作,大家相处得不错。穿着同样的制服,蔷子和我并排站在那儿

  • 墓碑前的康乃馨

    2015年夏天,我在美国住了16年之后,要回一次俄罗斯老家。自从我们全家人从俄罗斯移民到美国纽约,这些年我是第一个回老家的人。妈妈给了我一张手绘地图,上面标着我外公墓地的位置,她让我回老家时给外公扫墓。给外公扫墓,对妈妈来说是件心头大事。我很小的时候外公就去世了,妈妈经常给我讲外公的故事,她非常怀念外公,也希望我能记住他。但是外公去世时我太小,还不怎么记事。妈妈觉得讲讲故事不足以表达对外公的怀念。

  • 温暖的灰尘

    梦这天晚上,我连续做梦,实际是一个梦,但梦套梦,梦又套梦,算下来,我做了五个梦。后来,我自己都分不清,哪个梦是第一个梦。一个梦和一个梦之间的关系也被我弄混了。一个梦是另一个梦的入口还是出口,我同样糊涂。当我醒来的时候,我也奇怪,我是从哪一个梦里醒来的,或者,我是不是还在梦里,我只是在梦里醒来,我只是从一个梦转移到了另一个梦里。我还在梦里,我身子下的床,我盖的被窝,我看到的窗户,窗帘,地上的桌椅,桌

  • 守着母亲

    看着贾平凹先生那幅画作《请神龙为母通气图》,我思量着一位慈祥的母亲和一个孝顺的儿子。8月27日那天,画家王志平夫妇来找我,说他要画一张有关民工的画,到我这里找一幅摄影作品。这时他接到贾平凹先生的电话,说他母亲手术三天了,怎么还是不通气,急得他不停地给主治大夫打电话,一再嘱咐要用最好的药。那天,我们几人陪贾先生去了贾妈妈住的那家医院,守候在医院的外面。由于贾妈妈年纪大了,肝肾功能衰退,恢复得很慢,儿

  • 不要碰疼她

    跟一家电视台去做一档节目,是某家单位资助一贫困不幸小女孩的事。那家单位,是在一次下乡活动中,偶然听说小女孩的故事的。小女孩三岁那年,在江上跑运输的父母,突然双双遇难,尸首都不曾找到。从此,她跟着年迈的爷爷一起过。故事很悲惨,那家单位萌发了资助小女孩生活的念头,于是捐了款,送她上学,还不时把她接到单位,让大家轮流带回家住。这事,渐渐被宣传开来,散出温暖的色彩。关注的人自然多,小女孩因此成了媒体的焦点

  • 写完听雨

    从一大早就下起雨来。下雨,本来不是什么稀罕事儿,但这是春雨,俗话说:“春雨贵似油。”而且又在罕见的大旱之中,其珍贵就可想而知了。“润物细无声”,春雨本来是声音极小极小的,小到了“无”的程度。但是,我现在坐在隔成了一间小房子的阳台上,顶上有块大铁皮。楼上滴下来的檐溜就打在这铁皮上,打出声音来,于是就不“细无声”了。按常理说,我坐在那里,同一种死文字拼命,本来应该需要极静极静的环境,极静极静的心情,才

  • 雪来洗万物

    雪来了,站在窗边看。雪像为这面窗户而降,在玻璃外面如粉如绒,迅急时如白线,挂满窗。看一会儿,心想雪花娇嫩、轻盈、洁净,这么珍贵的东西怎能随便下又下这么多呢?透过雪幕往外看,雪覆盖土地房舍。若在牧区,山峦被雪包裹起来一个一个放在了天边。雪飘落不止,我有些心疼——我知道这么说有点不像话,但确乎这么想过——应该拿一个盆把雪端进屋藏起来,或用镜框镶上。这当然不可能,只有人间的艺术品才可以挂起来。雪是上帝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