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读者 > 生活 > 正文

善行证据

2018-07-06 00:40:00 来源:易倩文学网 浏览: 评论: [ ]

  不久前看到一则报道,四川泸州市77岁的万姓老人在买菜回家的路上不慎摔倒,被路过此处的年轻人陈思为看到5~3~故~事~网。他急忙拨打急救电话,和迅速赶来的医护人员一起将老人送上救护车。
  
  当老人的儿媳闻讯赶到医院时,见陈思为正围着老人跑前跑后,当下就厉声喝住这位年轻人:“喂,你怎么把我婆婆撞伤了?把身份证交出来。”憨厚的陈思为大概从未见过这等架势,一时思维短路竟顺从了。接下来发生的事情更使陈思为陷入百口莫辩的境地。他的父亲也误以为是儿子惹的祸,还为老人代交了5000元住院费。
  
  之后,无论陈思为怎样解释,万家人都想当然地一致认定陈思为是肇事者,而且理由充分。万老太太的儿子说:“不是你撞倒的,咋会主动送到医院?咋会交钱治疗?咋会把身份证押在我妻子处?”陈思为则对自己的家人坚称不是自己撞伤老人的5 5 5 5 5 3 3 3 c c。由此两家发生纠纷,陈家要求万家返还垫支的5000元医疗费,而万家则要求陈家继续拿钱为老人治疗,并四处扬言,陈思为撞倒了老人还不认账,导致一些不明真相的人信以为真,让年轻人背负了莫大的精神压力。
  
  老实木讷的陈思为遭此冤屈,深感气愤和郁闷。他开始了自虐行为,从头撞墙到自打耳光再到精神恍惚,很快被家人送到医院并确诊为精神分裂症。为治疗此病陈家又花费了好大一笔治疗费用。
  
  万般无奈之下,陈家人只好求助于法律,一纸诉状将万家人告上法庭,要求返还先前垫付的医疗费。
  
  对于好心助人的陈思为,这是多么可悲的一种请求啊。
  
  陈思为真还算得上“幸运”来自www.55555333.cc。那天,当他看到万老太太摔倒时,曾招呼对面茶馆一个正在扫地的年轻人一起上前救助。老人被抬上救护车前曾亲口对这位年轻人说:“这娃儿(陈恩为)是个好人,不关他的事。”更“幸运”的是,从老人摔倒直到被抬上救护车的情景,恰好被在附近阳台上做饭的另一个人亲眼目睹。
  
  由于这两位旁观者的证词,使法官终能了解事件真相,并做出公正判决。不仅要求万家返还陈家为老人垫付的医院费用,还为陈思为讨得了清白。
  
  但审判长接下来的一席话却令人怅然。他说,假如我们在生活中遇到了这样的事情,在没有第三者在场的情况下,我们要尽可能地保护自己5 3 故 事 网。在助人为乐的同时,要固定好证据。在允许的情况下,最好报警,让别人知道你行为的目的,有利于将不利因素化解到最小。
  
  事件演变至此,只能算差强人意。按照人们通常的想象,这两家人会因为陈思为的善行结为至亲好友。做好事的一方理应享受到道德的赞誉和满足,受惠的一方在感激涕零之余也会更多一点对人间温暖的理解。
  
  但我们看到的是,陈家人只能用法律手段维护自己的权益和清白,而万家人不仅没有感恩之心,反而伤害了恩人。现在,法律的判决已经生效,但陈思为和他的家庭由此受到的精神打击和病痛折磨却很难短时痊愈5_3_故_事_网
  
  做好事要懂得“固定好证据”。“要让别人知道你行为的目的”。
  
  ——这是给了陈思为公道的法官对行善者的提醒。
  
  我却从中感到了现实生活中的一点寒意。假使陈思为当时没有招呼另一个年轻人一起帮忙,假使此情此景并没有旁观者看到,陈思为岂不是跳到黄河也洗不清了?再进一步,假使再遇到这类事情,陈思为还会出手相助吗?即使他能够病愈重回正常人的生活,他能走出阴影吗?如此善举留给他的思考或“教训”是些什么?恐怕不仅仅是不能轻易相信别人,甚至在做好事前,一定得三思再三思,自己有没有能力留取证据呢。
  
  呜呼!

推荐信息:
>>> 有意思无意义的人生
>>> 不变的电话号码
>>> 出乎意料的结局
>>> 稀奇古怪
>>> 分个苹果给别人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0% (0)
0% (0)
标签:

我要评论

评论 ( 0 条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易倩文学网立场。
最新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做评论第一人吧!
  • 温暖的灰尘

    梦这天晚上,我连续做梦,实际是一个梦,但梦套梦,梦又套梦,算下来,我做了五个梦。后来,我自己都分不清,哪个梦是第一个梦。一个梦和一个梦之间的关系也被我弄混了。一个梦是另一个梦的入口还是出口,我同样糊涂。当我醒来的时候,我也奇怪,我是从哪一个梦里醒来的,或者,我是不是还在梦里,我只是在梦里醒来,我只是从一个梦转移到了另一个梦里。我还在梦里,我身子下的床,我盖的被窝,我看到的窗户,窗帘,地上的桌椅,桌

  • 守着母亲

    看着贾平凹先生那幅画作《请神龙为母通气图》,我思量着一位慈祥的母亲和一个孝顺的儿子。8月27日那天,画家王志平夫妇来找我,说他要画一张有关民工的画,到我这里找一幅摄影作品。这时他接到贾平凹先生的电话,说他母亲手术三天了,怎么还是不通气,急得他不停地给主治大夫打电话,一再嘱咐要用最好的药。那天,我们几人陪贾先生去了贾妈妈住的那家医院,守候在医院的外面。由于贾妈妈年纪大了,肝肾功能衰退,恢复得很慢,儿

  • 不要碰疼她

    跟一家电视台去做一档节目,是某家单位资助一贫困不幸小女孩的事。那家单位,是在一次下乡活动中,偶然听说小女孩的故事的。小女孩三岁那年,在江上跑运输的父母,突然双双遇难,尸首都不曾找到。从此,她跟着年迈的爷爷一起过。故事很悲惨,那家单位萌发了资助小女孩生活的念头,于是捐了款,送她上学,还不时把她接到单位,让大家轮流带回家住。这事,渐渐被宣传开来,散出温暖的色彩。关注的人自然多,小女孩因此成了媒体的焦点

  • 写完听雨

    从一大早就下起雨来。下雨,本来不是什么稀罕事儿,但这是春雨,俗话说:“春雨贵似油。”而且又在罕见的大旱之中,其珍贵就可想而知了。“润物细无声”,春雨本来是声音极小极小的,小到了“无”的程度。但是,我现在坐在隔成了一间小房子的阳台上,顶上有块大铁皮。楼上滴下来的檐溜就打在这铁皮上,打出声音来,于是就不“细无声”了。按常理说,我坐在那里,同一种死文字拼命,本来应该需要极静极静的环境,极静极静的心情,才

  • 雪来洗万物

    雪来了,站在窗边看。雪像为这面窗户而降,在玻璃外面如粉如绒,迅急时如白线,挂满窗。看一会儿,心想雪花娇嫩、轻盈、洁净,这么珍贵的东西怎能随便下又下这么多呢?透过雪幕往外看,雪覆盖土地房舍。若在牧区,山峦被雪包裹起来一个一个放在了天边。雪飘落不止,我有些心疼——我知道这么说有点不像话,但确乎这么想过——应该拿一个盆把雪端进屋藏起来,或用镜框镶上。这当然不可能,只有人间的艺术品才可以挂起来。雪是上帝的

  • 朗诵的力量

    在青草泛青的山巅,老师引领我们一起朗诵。那是高一下学期,班级组织同学们去春游。登高远望,满目苍翠,山河辽阔而壮美。老师说,我们朗诵吧。朗诵的是郭沫若的《雷电颂》。“啊,我思念那洞庭湖,我思念那长江,我思念那东海!那浩浩荡荡的、无边无际的波澜呀,那浩浩荡荡的、无边无际的伟大的力呀……”四十六种声音汇集在一起,像一条澎湃的河流,雄浑地行进在初春的风里。突然,我们的声音停止了,大家见到,瘦小的老师,突然

  • 疲惫的年

    窗外,鞭炮还在猖獗地响着,耐心而持久,但不影响我此时坐在电脑前,享受静静的孤独。女儿花朵一样,娴静地蜷在她的小屋,并不年迈的母亲,默默地在厨房打转,忙着她喜欢忙的一切。我是多么喜欢这一刻,喜欢这种难言的幸福感受。而我,已不想混进街上的人流去派送祝福。我只想和自己待着,将新春的第一天完整留给自己。陀螺一样没日没夜的忙碌,在除夕凌晨2点划了个句号,当从印刷厂轰鸣的车间拿出两张油墨鲜亮的新春特刊,突然就

  • 早春里的青春

    午睡醒来,我在床边打了第一个呵欠。出门,在三楼二楼之间,我打了第二个呵欠。从楼下到单位,不足一千米,我打了第三个呵欠。在办公室,我感到困倦,身体仿佛被无形的绳索捆绑着。坐在桌前,面对色泽发暗的墙面,面对那把褪色的椅子,面对壁上业已泛黄的横幅,我打了……一……二……三……四……至少二十个呵欠。连我自己也搞不清,整个下午何以如此失态,仿佛昨夜独自弄走了太行、王屋二山……然而,没听说愚公打过呵欠。在这种

  • 清塘荷韵

    楼前有清塘数亩。记得三十多年前初搬来时,池塘里好像是有荷花的,我的记忆里还残留着一些绿叶红花的碎影。后来时移事迁,岁月流逝,池塘里却变得“半亩方塘一鉴开,天光云影共徘徊”,再也不见什么荷花了。我脑袋里保留的旧的思想意识颇多,每一次望到空荡荡的池塘,总觉得好像缺点什么。这不符合我的审美观念。有池塘就应当有点绿的东西,哪怕是芦苇呢,也比什么都没有强。最好的最理想的当然是荷花。中国旧的诗文中,描写荷花的

  • 借来的好书

    书柜里躺着数千册书,然而,我极少认真地读它们。这并不意味着我不爱读书,恰恰相反。我是个典型的书虫。经常手不释卷地捧着书本行吟陶醉,而这些书,多半是从朋友或者书店那儿借来的。清代才子袁枚早在名篇《黄生借书说》里就将这种情形定性为“书非借不能读也”,现今看来,真是说到书虫们的心坎里了。柜里还放着不少杂志,是杂志社给我寄来的样刊,但我花在它们身上的时间没图书馆里的一半。记得有一次,从朋友处一本过期的杂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