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故事会 > 中篇故事 > 正文

爱的保险

2018-02-10 23:58:17 来源:易倩文学网 浏览: 评论: [ ]

  世界上最远的距离,不是“你在我身边,却不知道我爱你”,而是“你在我身边,却不知道我要杀了你”……
  
  1易倩文学网。午夜电话
  
  这天是高明和于娜结婚三周年纪念日。为此,高明特意准备了一桌丰盛的晚餐,只不过,这顿饭没有爱意,而是充满杀机。高明已经往于娜最爱的红酒里注射了一种神经毒素,就等着妻子喝下红酒,一命呜呼。奇怪的是,已经晚上十一点半了,于娜还没回家,高明不禁急躁起来。
  
  三年前,官二代于娜嫁给了富二代高明,门当户对的两个人,花天价买了一份“爱情保险”。这份爱情保险的条约,规定了在婚姻内出现任何不可抗力因素,如重疾、入狱、意外死亡等导致两人无法共度余生的情况,则由保险公司赔付巨额赔偿金。假如出问题的一方是高明,受益人就是于娜。反之,如果出问题的是于娜,那么受益人则是高明。保险的附加条件是,感情破裂、出轨等因素无法得到赔付。
  
  原本两人以为这保险永远派不上用场,谁知一场反腐风暴,把两家迅速打回原形。高明和于娜做梦也没想到,自己有一天也会为了钱发愁。钱没了,花钱的习惯还在,高明赌瘾难耐,挪用了公司账面上不少钱,年底总公司派人来结算,事情一定兜不住。于娜依旧珠光宝气,家底没了,她又吃不起苦不愿自力更生,哪来那么多钱呢?于娜自然而然地傍上了情人。短短三年,两人的感情天翻地覆。
  
  眼下,高明公司结账的日子越来越近,如果还没有钱堵住公款的窟窿,他免不了锒铛入狱。高明一旦入狱,保险会自动生效,于娜将获得一大笔赔偿金,还能找个新的男人在外面逍遥快活。一想到这里,高明就恨得牙痒痒。索性杀了于娜,伪造成意外身亡,他自己就可以独吞保险赔偿金。高明选择了一种可以迅速麻痹心脏的神经毒素,于娜本来就心脏不好,这样就算死了,也可以被认定为心脏病发。
  
  万事俱备,于娜却迟迟没有出现,手机也关机了,难道她察觉到了什么?高明越想越心虚,越心虚越紧张,正在此时,手机突然响起,把他吓了一跳。来电是个陌生号码,高明迟疑了一下,按下了接听键。话筒里传出一个低沉的男声:“你老婆被撞死了,赶紧过来看看。”高明心里先是一惊,接着是一阵欣喜,但很快又恢复了理智:“你谁啊?怎么知道我手机号?你怎么知道被撞的人是我老婆?”对方没接高明的话茬,怒道:“你是不是叫高明?你老婆是不是叫于娜?我好心告诉你,你还不领情。快来江畔支路,你老婆被人撞飞了,你爱来不来!”说完,电话就挂断了。
  
  假如说于娜真的死了,高明岂不是省了很多事?高明顾不上深究,抄起车钥匙就下了楼5~5~5~5~5~3~3~3~c~c。午夜十二点,城区异常安静,高明把黑色雪佛兰开得飞快,嘴角忍不住微微上翘。等他把车拐到江畔支路的时候,心却凉了一大半:他被人耍了!江畔支路正在施工,半盏路灯都没有,四周一片漆黑,高明借着车灯下车看了一圈,根本没有车祸痕迹,他又去江边转了一圈,更是人影全无。高明回拨刚才的号码,却打不通了。他怒气冲冲地回到车上,一连打了好几个喷嚏,从刚上车开始就这样,恐怕是鼻炎发作了。
  
  高明开车回到家,已是后半夜,他身心俱疲,栽在沙发里便睡。不知过了多久,高明的手机又响了起来,又是一个陌生号码。“你好,是于娜家属吗?我是交警队的,于娜出了车祸,请你带上有效证件过来一趟。”又是车祸?高明火气直往上顶:“骗子,你耍我一回不够,还要耍我第二回,你当我傻啊?”高明气得把手机一关,摔了出去。这下可好,再也不会有骚扰电话了。这一夜,高明睡得特别沉。
  
  2。离奇失踪
  
  第二天早晨,有个五十多岁的马警察上门来找高明,说是电话联系不上高明,只好上门找。高明来到了交警队,老马狠狠地把他教育了一番:“你怎么做人家老公的,媳妇一晚没回家,都不知道着急。有防范意识是好,但把警察当骗子,是不是有点自作聪明了。”高明不敢回嘴,却也不把老马的话当回事,只问了句:“于娜到底怎么了?”老马努努嘴:“还得等一个人,等他来了我一起说。”
  
  老马说的那人四十来岁,络腮胡子,名叫周海,看穿戴似乎是个有点身家的小老板。周海在高明旁边的椅子上坐下,老马总算开口了:“昨天凌晨一点到两点之间,江畔支路发生了一起严重车祸,造成一名女子当场死亡,另一名女子失踪。我们推测,失踪女子是被撞飞后坠入江中。肇事司机已经逃逸,我们正在全力追捕。”高明一下子想到了昨晚的那通电话,竟然真出了车祸?老马接着对周海说道:“周先生节哀,如果没有异议,请在这签字。”说着,又转头对高明说:“高先生,我们在江畔找到这只高跟鞋和女士包,包里有于娜身份证。希望你做好心理准备,我们已经派人向下游寻找,但水流湍急,她很可能……”高明心中禁不住欢呼起来:于娜死定了!表面却不敢声张:“请你们尽力寻找,有消息通知我。”
  
  老马斜眼看了看高明:“好,请你也在这里签个字。我还有个问题想问你……”老马话没说完,高明鼻子一痒,连着打了好几个喷嚏:“对不起,你想问我什么?”老马迟疑了一下,把笔递了过去:“没事,签字吧。”这时,一旁的周海递给了老马一张名片:“如果抓到那个司机,请第一时间告诉我!”高明扫了一眼,名片上写着“祥瑞汽配城总经理,周海”的字样xUym。听周海这么一说,高明才反应过来,还有个逃逸的肇事司机呢,难道昨晚打匿名电话的是肇事司机?高明转念一想,保险赔偿金没到手,还是不要节外生枝,便也假惺惺地说道:“也一定通知我。”
  
  出了交警队,高明直奔保险公司。那份“爱情保险”的投保价格贵得离谱,但它的赔付条款也十分特殊。接待他的保险员当即表示,像于娜车祸失踪这种情况符合保险条款,如果一个月内未找到失踪者,便可马上启动赔付程序。高明乐得头晕目眩,保险员却话锋一转:“但是高先生,保险受益人不是您。”高明被劈头泼了盆冷水:“不可能!除了我不会有别人!”
  
  “我们的信息没有错,于娜小姐在三个月前更改了受益人。對不起。”保险员有点尴尬,高明却一拍桌子:“谁是受益人?”保险员刚想说保密,高明却疯了一样,一把夺过保单,上面赫然写着一个名字:“周海”。高明呆住了,这个周海一定是于娜的情夫!不就是在交警队碰上的那个男人吗?

  高明越想越不对劲,他不甘心本属于自己的赔偿金被人夺走,于是决定跟踪周海,看看能不能抓到什么蛛丝马迹。一连三天,周海都是朝九晚五,越是规律,高明越觉得有问题。这天,高明早上出门,发现周海只在汽配城停留了一会儿,就开车往城郊的方向去了。高明不敢跟太近怕被周海发觉,直到对方下了高速拐进一扇大门后,才慢慢跟上。没想到大门里竟是一片开阔地,到处都是垒起的破损汽车,高明兴奋起来,这是回收报废汽车的地方!
  
  周海的车停在院子西南角,那个位置周围没有其他掩体,高明只能藏到一个不太显眼的地方,等周海离开后才敢上前查看。西南角停着一辆黑色雪佛兰,和自己平时开的那部一样。不同的是,这辆黑色雪佛兰的车前风挡已经破了,还带着斑斑血迹,保险杠严重变形,车漆仍然很新,积灰少,看来刚被拖来不久。高明此时已心中有数,拿手机拍了好几张照片,乐呵呵地离开了。
  
  高明觉得周海这人比自己狠毒多了,杀了于娜不说,顺手连自己老婆也给干掉了。高明已经盘算好,要真是周海干的,他必须从周海的嘴里抠回来一半肉。正想着怎么跟周海摊牌,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他家楼下。“马警官?有消息了?”高明原本就在想见不得光的事,忽然见到警察,心里难免有点慌。
  
  老马笑着说:“别叫我警官了,我们见面那天是我最后一天当值,我已经光荣退休了。我就是挺遗憾,退休前还碰上个案子没破。这次的肇事司机太狡猾,好像踩好点似的,走的全是市区的施工路段,没有一个探头拍到肇事车辆。不过你放心,不是有句话么,天网恢恢疏而不漏。”
  
  高明只好敷衍着点头5~5~5~5~5~3~3~3~c~c。老马绕了一圈,说到了重点:“我那天去你家,看见一桌子菜都没动,你是在等媳妇回家吃饭?”高明神经立刻紧绷起来:“啊,是,那天是我们的结婚纪念日。”老马眼睛放光:“你既然在等她,她又一夜没回家,那你怎么不着急,在家睡大觉?”
  
  高明总不能承认自己杀人未遂吧?惊慌之下,只好把那晚接到匿名电话的事拿出来搪塞。老马一听,立刻发火了:“这么重要的情况你当时怎么不说!”高明小声说道:“我当时没想那么多,我去现场看了,那时候真没发生车祸。”老马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你呀!那个电话号码你抄给我。”老马走时把高明一顿数落,见老马走远,高明这才松了一口气。高明把心一横,事不宜迟,还有一个月,总公司的结算小组就要来了,他要立刻跟周海摊牌,赶在东窗事发之前拿到赔偿金。
  
  3。迷雾重重
  
  周海似乎对高明的出现没什么意外,两人约在了祥瑞汽配城旁边的茶庄。
  
  “我想我们一面之缘,也没什么好聊的吧?”周海端着茶盏嘬了一口,完全没把高明放在眼里。高明刚跷起二郎腿准备端端架子,却一连串打了好几个喷嚏,顿觉有些狼狈。高明揉揉鼻子,拿出手机,把自己拍到的黑色雪佛兰照片展示给周海,开口道:“你跟于娜是什么关系,我很清楚。我也知道她把保险受益人改成了你。我已经找到证据了,你就是开着这辆车,撞死了你老婆还有于娜。不过,你没想到被我发现了吧?不想坐牢,就给我五百万封口费。”周海放下茶盏,起身正了正衣襟:“我听不懂你说什么,如果你有破案线索就去告诉警察。你这敲诈的手段真不怎么高明。”说罢,周海就要走,高明见没有震住对方,心里又羞又恼,硬扯着周海不让他走,周海冷冷一笑:“你再不松手我报警了。”高明怕了,眼睁睁地看着周海走了。
  
  这时高明鼻子一痒,又打了好几个喷嚏。他一低頭,看到地上有张卡片,是家租车行的名片。看来,这是刚才拉扯时从周海口袋里掉落的。高明一下子兴奋起来:周海再傻也不会用自己的车去撞于娜,肯定是租了车啊!租车行应该都有监控,要是他拿到周海租车的视频,看周海还有什么可说的?
  
  高明心中又燃起了希望,他依着卡片上的地址找到了租车行。高明编了个瞎话:“我那天过来租车,有个很重要的东西被偷了,我就想看看监控到底是谁干的,你放心,我绝不连累你们。”高明边说边掏给老板五百块钱。老板想,监控三个月一清空,还不如废物利用,把这监控卖了呢,于是把近三个月的监控视频全拷给了高明推荐55555333.cc
  
  回到家,高明连喝几杯咖啡,眼睛死死地盯着电脑屏幕,整整看了一宿,一点线索也没有。眼见天光大亮,高明早就哈欠连天。忽然,视频里出现了一个人,让他一激灵醒了过来。视频里不是别人,正是他自己啊!高明使劲揉了揉眼睛,又把视频倒回去重看了好几次,那人的裤子、鞋子、黄绿色外套,甚至连帽子口罩都是自己的。高明立马冲进卧室翻箱倒柜,这才发现,视频里出现的衣服都不见了。高明越想越觉得惊悚,这时,门铃响了,高明一开门,扑过来两个黑影,高明急呼救命,对方却拍拍他的脑袋:“别叫了,看清楚,我们是警察。”
  
  银色警徽闪得高明头晕眼花,他心里有种不祥的预感。果然,一到问讯室警察就说道:“说吧,你是怎么伪造这起交通事故的?”高明委屈地说自己什么也不知道,警察却一拍桌子:“还狡辩!我们已经排查走访了周边所有的废车处理厂,找到了肇事车辆。在找到的黑色雪佛兰里提取到了你的指纹。另外,我们还知道你和妻子于娜投保过巨额保险。”高明赶紧插嘴:“但受益人不是我!是周海,他跟于娜有不正当关系,就是他为了骗保杀的人,跟我没关系!”
  
  “你说的情况我们已经调查过了,周海确实也有嫌疑,但肇事车辆里没有他的指纹。另外,他已经承认了他和于娜的关系,并认为自己的老婆和于娜一起被撞,很可能是他老婆约于娜出去谈判,不幸被牵连了。”警察的话让高明火冒三丈:“我为什么要杀于娜,让周海占便宜?”警察冷笑一声:“骗保是你的作案动机,但你没想到受益人更改了。我们在黑色雪佛兰后备厢里发现了你的衣物,而且租车行的监控就在你这里,你还有什么话可说?”
  
  高明早就听得两眼发黑,脑袋嗡嗡作响。他还有什么可说的?所有的证据都指向了他,为什么车里会有他的指纹?为什么租车行的监控里会有他的身影?为什么自己的衣服跑到了肇事车的后备厢?难道是他朝思暮想地想杀于娜,结果精神分裂,在梦游中做了这些事?高明一夜没睡,又遭遇了这突如其来的打击,急火攻心,竟然晕了过去。
  
  4。转机显现
  
  再醒来,高明已经在医院了。意外的是,床边坐着一个熟人,正是老马。“听说这案子转到刑侦了,我就打听了一下,没想到你这人胆子还不小啊。”高明一听,急着辩白,可嘴巴张了半天,只干巴巴地说了句:“真不是我干的。”
  
  老马从兜里掏出一个笔记本:“你上次说的那个号码我查了,是网络虚拟电话,查不出什么,但这说明了个问题……”高明仿佛抓住了救命稻草:“什么问题?能证明我的清白?”
  
  老马看着笔记本上自己画的歪歪扭扭的关系图,说道:“这事有几个疑点,这个电话是其中之一。另外,肇事车辆和你自己的车一样,都是黑色雪佛兰。假如真是你租车作案,不太可能租一辆和自己一样的车。不过,这都不足以为你洗脱嫌疑,你还有没有什么事瞒着我?”高明哪敢再隐瞒,把自己想要谋杀于娜骗保,跟踪敲诈周海的事,仔仔细细地说了一遍。老马皱着眉头,许久才说道:“走吧,让我看看你那瓶毒酒,否则怎么相信你?”高明愣了一下:“我……可以走吗?”老马拍拍他的肩膀:“我已经为你办了取保候审,我能想到的疑点,办案的同志们也都想到了,只要你说实话,会弄清真相的5 5 5 5 5 3 3 3 c c。”
  
  高明跟老马也就见过两次,这种时刻老马肯帮他,讓他感动得眼眶发红,不知说什么好。“你可别高兴太早,现在的证据对

编辑推荐:
>>> 越幸运,越努力
>>> 猫尾巴的功能
>>> 怎样才能找到光
>>> 这样的爱情有多少人敢于承受
>>> 销售法则第一条

第一页12下一页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0% (0)
0% (0)
标签:

我要评论

评论 ( 0 条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易倩文学网立场。
最新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做评论第一人吧!
  • 阿P白帮忙

    这天,阿P正在街上闲逛,突然接到老同学韩朋打来的求助电话。原来韩朋趁着假期,带老婆回老家的“海浪河”玩漂流。哪知道老婆不顾工作人员反对,说什么也要把宠物狗带上皮筏,并把它放在了铁笼子里。不料皮筏翻了,两口子倒是被救上来了,可那条狗沉底了。韩朋在电话里恳求道:“阿P,我知道这事有点难为人,可老家的同学,我就知道你水性好,你说什么也得帮我这个忙,把狗捞上来。我老婆在河边哭个不停,要死要活的,我是真没辙

  • 阿P遇商机

    国庆长假到了,阿P和小兰商量好要自驾出去玩几天。临行前,小兰说景区的东西贵,要多备些吃的,省得花冤枉钱。阿P帮着小兰把大包小包搬上了车,好不容易上了路,却发现由于高速公路通行免费,车流量骤然增加,阿P开了不到一百公里便堵得動都动不了。眼看着就到中午了,小兰从包里拿出些吃的,两人在车里吃起午饭来。阿P不由得夸起老婆来,说还是她有先见之明。小兰得意地说:“那是,不然现在你就是有钱也没地方买去呀!”小兰

  • 阿P送红包

    一天,阿P接到李二民发来的结婚请帖,虽然不是很情愿,但还是打算去参加。李二民是阿P的发小,当年最要好的朋友,有一年村里划分土地,两人闹了矛盾,产生了隔阂,后来李二民出外闯荡去了,一连多少年没回家,也就断了来往。李二民的婚宴设在城里最豪华的世纪大酒店,看来混得不错。动身前,妻子小兰给了阿P五百块钱,还找了一个去年过春节时剩下的红包袋,让他在家里就把红包包好了,免得到了酒店手忙脚乱的。阿P想到本地有东

  • 阿P当替身

    人要是该走运,那真是挡也挡不住:就拿阿P来说吧,因为长相酷似影视明星阿龙,竟当上了阿龙的替身演员。尽管阿P演的都是些危险镜头,但片酬颇为丰厚,他倒也乐在其中。这天,电视剧杀青了,阿龙破天荒地把阿P请到饭店吃饭。酒过三巡,阿龙突然冷下脸问:“阿P,你小子是不是冒充我上瘾了?听说你常用我的身份骗粉丝合影。”阿P心里咯噔了一下,勉强笑了笑说:“兄弟只是借您的名号去玩一下,并不敢坏龙哥的名声。”阿龙沉默了

  • 阿P众筹

    富强乡财政紧张,新来的乡长急得团团转,听说阿P足智多谋,便把他找来想对策。阿P一直是乡里的红人,对乡长说:“其实对策我早就想好了,现在流行众筹,咱们何不尝试一下?”乡长心头一动,称赞道:“这主意好啊,只是众筹的数额有点大,行得通吗?”阿P笑着说:“乡长发令有什么行不通的?谁能不给乡长面子?”乡长也想测试一下自己的人脉,欣然同意,让阿P全权负责,宣传到位。阿P领命,当即行动。可阿P刚宣传出去,就有人

  • 阿P开店

    阿P这些年一直在外打工,辛辛苦苦存了一笔钱。一次,阿P回老家参加同学会,几个同学都说,阿P的头脑不当老板太可惜了。阿P被同学们一捧,心真就活动起来,这么多年了,一直把小兰和孩子撂在家里,不是长久之计,真不如回家创业呢!阿P把想法跟小兰一说,小兰也希望他回来,又担心阿P没做过生意,到时钱没挣着,反把辛苦挣来的家底赔光。阿P拍胸脯说:“凭我阿P的头脑,就算马云破产,我也不会!”说服了小兰,阿P就马不停

  • 阿P穷游记

    阿P喜欢旅游,最近,他在网上看见“穷游”一说,一对美国夫妻只花了一千美元,就游遍了整个美国。阿P把脑袋一拍,说:“他们能一千美元走遍美国,我阿P也能一千人民币,玩遍中国。”说走就走,阿P把穷游的第一站目的地定在一百公里外的太仓山。太仓山是刚开发出来的风景区,阿P本想花五十元钱买一张去太仓山的长途客车票,可听说本地有到太仓山的“黑车”,一人只要三十元,他就在路边拦了一辆“黑车”。在车上,阿P看见有个

  • 一枚狮子头

    阿P最近有了新爱好:玩核桃。每天拿着核桃在手里“哗啦哗啦”地揉来揉去,不但可以锻炼身体,还显得特别有范儿。只不过,一对好核桃价格不菲,为了显示身份,阿P买了一对“满天星狮子头”,足足花了他两千块。两千块的核桃,拿在手里感觉很爽,也让人羡慕,但阿P还是有些肉疼。他整天搜集核桃的相关知识,准备捡个大漏,低价买几对高品质核桃,再转手卖个天价,把这两千块赚回来。这天上午,阿P在网上看到一则李先生发布的求购

  • 阿P钓『宝』

    “失手”捐款这天早上,阿P一到公司,同事们就告诉他,昨晚,厂里的保安小张骑电动车回家途中出了车祸,肇事者逃逸,小张还在医院抢救。正说着,刘厂长进来号召大家捐款。小张家境贫寒,于是同事们这个三百、那个五百地捐起了款。阿P也打算捐三百,但因尿急,捐款的人又多,想上趟厕所回来再捐。谁知他刚到门口,有个同事就指着他说:“一向自诩最有爱心的阿P,今天居然要溜了!”同事话音刚落,无数双眼睛都看了过来。阿P想说

  • 阿P挂羊头

    阿P在离家不远的街上开了个书店,店面不大,生意惨淡,特别是现在盗版猖獗,网店发达,来买书的人很少,阿P都快坚持不下去了。阿P对门邻居关大妈,是居委会主任兼广场舞总队队长,热心泼辣人脉极广,她看着阿P怪同情的,生意没起色,老大不小的,还单着呢,就给他介绍了个女朋友,叫小白。第一次相亲,小白就到阿P的书店里“视察”了一番,她说阿P的书店生意不好,是因为装修上显得没什么品位,格调不是太高,仅是有些小商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