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读者 > 人生 > 正文

孩子,你的嘴甜不甜

2017-07-20 00:34:01 来源:易倩文学网 浏览: 评论: [ ]

  今天早上,我起床,发现家里一个人也没有,只好打你妈妈的手机5_3_故_事_网。手机是你接的。
  
  “你们到哪儿去了啊?”我问。
  
  “你难道不知道我今天要上中文课吗?”你在那头喊,“我们正在去徐老师家的路上。”
  
  晚餐前,我到厨房的柜子拿酒杯,你也过来,伸手往同一个柜子里摸。“你要什么?”我问你5 5 5 5 5 3 3 3 c c。你没答,从柜子里拿出一个碗,把碗在我眼前晃了晃,就转身走了。愈是当你们大了,有了主见,或进入青春期,愈得教你们说话的礼貌。
  
  譬如你今天早上,对我说话,不是就不够礼貌吗?
  
  当我问你在哪里的时候,你为什么不直接说“我们在去上中文课的路上”?相反的,你用了一句责难的话——“你难道不知道我今天要上中文课吗?”
  
  孩子!你大了,应该知道说话的技巧。会说话的人,绝不是总以责难语气咄咄逼人的。
  
  想想,如果天气冷,你穿少了,妈妈对你吼:“你想冻死啊?”是不是在感觉上远不如她对你温柔地讲:“今天天冷,多穿一点!”
  
  想想,如果你在教室里开窗子,有同学对你喊:“你不冷吗?你不冷,我们冷!”是不是远不如她对你关心地说:“别开窗子吧!回头着凉了原文www.55555333.cc。”
  
  “多穿一点”和“别开窗子”都是正面的句子,好比你上幼儿园时老师教我们对你说话的方法,不是很简单、很明确,感觉上比你用责难的“问句”好多了吗?
  
  相对的,有许多直接而简单的句子,你又应该改为问句,才显得婉转。
  
  譬如你问:“对不起,我是不是能离开一下?”是不是比你直接讲“我有事,要离开”感觉有礼貌得多?
  
  再谈谈你晚餐前拿碗那件事。你知道中国人常用“颐指气使”形容人没礼貌吗?“颐指”的意思是用半边脸指挥;“气使”表示用“哼、嗯、喂”的语气使唤人。西方世界也一样,当你指挥别人,却只有动作,没有声音的时候,是最没礼貌的。
  
  举例来说,你去餐馆,茶杯空了,你最好对侍者说:“是不是麻烦您,帮我续杯?”或者一边指杯子,一边简单地问他:“我是不是可以?”除非那侍者距你很远,你叫他,会吵到别人,你绝不能只指一下杯子来源www.55555333.cc。即使指杯子,不说话,你也一定要看着他,露出笑容。
  
  至于你去银行或邮局那些柜台外面有玻璃的地方办事,更要注意。不能用敲玻璃引起对方注意,而必须开口说话。即使不得不敲玻璃,也必须伴随着说一声:“对不起!打扰您。”
  
  好!现在回头想想,我要纠正你什么?晚餐前,你把手横过我面前去拿碗,是不是不如开口问:“爹地,能不能请您把碗递给我?”就算你自己拿了,当我问你要什么的时候,你是不是也应该开口说“我拿碗”,而不是在我面前晃一晃?
  
  最后,让我告诉你两件有意思的事——
  
  我念研究生的时候,有个在餐厅打工的同学曾经偷偷说:“如果有客人耍大牌,颐指气使,我就在他的菜里吐口水55555333.cc。”
  
  还有一个在领事馆做事的朋友说:“我最恨人家敲窗子了,我又不是动物园里的动物。他只要敲,我就装做忙,要他等;如果他再敲,我就找他麻烦,给他刁难。”
  
  无可否认,这两个人做事的态度都很不对。但是你能不知道、不警惕吗?
  
  没礼貌,除了显示自己没教养,还可能吃暗亏

更多推荐:
>>> 书卖出去了
>>> 国货包装走极端
>>> 单人匹马退强敌
>>> 生死转移
>>> 心沉下去,生活才满溢出来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0% (0)
0% (0)
标签:

我要评论

评论 ( 0 条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易倩文学网立场。
最新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做评论第一人吧!
  • 赏识成就了一位大作家

    1852年秋天,屠格涅夫在斯帕斯科耶打猎时,无意在松林中捡到一本皱巴巴的《现代人》杂志。他随手翻了几页,当他翻到《童年》这篇中篇小说时,眼睛被文中的故事深深吸引住了,他仔细地看下去,对这位名不见经传的陌生作者产生了强烈的好奇:好小子!好作品!未来的文学大师!作者虽然是一个初出茅庐的无名小辈,屠格涅夫却十分欣赏,钟爱有加。后来屠格涅夫四处打听,发现作者2岁丧母,7岁丧父,是由他的姑母抚养长大的,现正

  • 水手舅舅

    我爸爸是乡村教堂的副牧师,教堂距阿姆维鲁有八公里左右。我生在紧挨着教堂墓地的牧师住宅里。我最早记得的事情就是爸爸指着一块墓碑上的字母教我认字,这块墓碑就竖在我妈妈坟墓的上首。我常常去轻轻敲爸爸书房的门,我觉得我现在还能听见他这样说:“谁呀?你要干吗呀,小乖乖?”“去看妈妈,去认好看的字母。”每天总要有好几次,爸爸把书和讲稿放在一边,带我到这地方来,让我指着认每一个字母,然后教我拼读。就这样,我用妈

  • “寄不够”的信

    “寄不够”住在刘家胡同的东头,倘若要是按辈分来划分,我还应该规规矩矩地喊他“爷”。“寄不够”真名叫方福生,街坊四邻之所以喊他为“寄不够”,是因为他总往邮局跑,寄信。每个周五的黄昏,“寄不够”就会踏着一地金色的夕阳,弯着腰,背着手,拿着一封信,一路哼着小曲儿,穿小巷过胡同,去邮局寄信。街坊四邻见了他就问:“寄不够,又去寄信啊!”他收住小曲儿,咧开掉了两颗门牙的嘴笑笑说:“是哩,是哩。”“寄不够”从2

  • 最好的证明

    窥探我家的“后窗”,是用不着望远镜的。过路的人只要稍微把头一歪,后窗里的一切,便可以一览无遗。而最先看到的,便是临窗这张让人触目惊心的书桌!提起这张书桌,使我很不舒服,因为在我行使主妇职权的范围内,它竟属例外!许久以来,他每天早上挟起黑皮包要上班前,都不会忘记对我下这么一道令:“我的书桌可不许动!”对正在擦桌抹椅的阿彩,我说:“先生的书桌可不许动!”对正在寻笔找墨的孩子们,我说:“爸爸的书桌可不许

  • 两种孩子的35故事

    诚实地说,我并不是在极端匮乏的物质环境里成长起来的:我小时候的课外书比别的同学多;初中时开始有一点儿可以自己支配的零花钱;1994年,大学还没扩招,我爸愿意自费送我去一所南方城市读书,这让我的邻居都感到惊奇,为一个女孩子,花这么多钱……对,你看出来了,我成长于一个重男轻女之风颇为严重的小城,我家里人算是好的了,力求给我比较好的资源,奈何对于一个出身于中等人家的无知孩童,爱攀比的、容易产生匮乏感的点

  • 不近人情的仁慈

    欧阳修撰有一篇《纵囚论》,收在《古文观止》中,批评唐太宗放死囚回家一事是沽名钓誉,绝对不值得当政者效法。唐太宗纵囚一事,见《资治通鉴》卷一九四。贞观六年(公元632年)十二月,唐太宗因怜悯死刑犯,放他们回家探亲,约定第二年秋天回京领死。到了第二年九月,放出去的死囚三百九十人,在没人监督的情况下,一个不少都回来了,没有人逃亡。唐太宗将他们全部赦免,一时传为美谈。白居易还曾作诗咏之,说“死囚四百来归狱

  • 我母亲的学生

    大概在十年前,我母亲家里来了一个不速之客。那人热情万分又不由分说地,把我的老父母架起来就走,弄到城中心一家颇豪华的饭店,山珍海味一通猛上,饭毕又恭恭敬敬地将两位老人家送回家里,反客为主地伺候了毛巾茶水,留下一地的土特产,才告退离开。我在电话里问母亲:“谁呀?谁这么大方?”她絮絮叨叨告诉我,这个学生叫邵水通,“文革”时的初三毕业生。初见面她根本想不起对方姓甚名谁,后来,在饭桌上,经对方一再提醒,外加

  • 含英咀华

    生活是种律动,须有光有影,有左有右,有晴有雨,滋味就含在这变而不猛的曲折里——老舍彼此相爱,却不要让爱成了束缚:不如让它成为涌动的大海,两岸乃是你们的灵魂。互斟满杯,却不要同饮一杯。相赠面包,却不要共食一个。一起歌舞欢喜,却依然各自独立,相互交心,却不是让对方收藏。因为唯有生命之手,方能收容你们的心。站在一起,却不要过于靠近。——纪伯伦离我们最近的地方,路程却最遥远。我们最谦卑时,才最接近伟大。—

  • 江南童谣

    囡囡不肯午睡。外婆坐在床边,一边给囡囡打扇子,一边轻声唱:一箩麦,两箩麦,三箩开花拍大麦。噼噼啪,噼噼啪。囡囡动了一下。外婆看看她,又唱:猫咪猫咪,明朝初二。买条鳑鲏,挂在床里。鳑鲏跳一跳,猫咪笑一笑。囡囡翻了个身,问,猫咪为什么要笑一笑?外婆说,猫咪看到鳑鲏鱼,知道自己有吃的了,心里开心,自然要笑。外婆拍拍囡囡的屁股说,你烦死了,快睡觉。我要听《扇子歌》。扇子扇凉风,扇夏不扇冬。有人问我借,要过

  • 艺术家的心

    世间的物有各种方面,各人所见的方面不同。譬如一株树,在博物家,在园丁,在木匠,在画家,所见各人不同。博物家见其性状,园丁见其生息,木匠见其材料,画家见其姿态。但画家所见的,与前三者又根本不同。前三者都有目的,都想起树的因果关系,画家只是欣赏目前的树的姿态,而别无目的。所以画家所见的方面,是形式的方面,不是实用的方面。换言之,是美的世界,不是真善的世界。美的世界中的价值标准,与真善的世界中全然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