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读者 > 生活 > 正文

留点时间听鸟鸣

2017-07-20 00:17:49 来源:易倩文学网 浏览: 评论: [ ]

  周末去看牙医,早到了20分钟,医院尚未开门,便站在门口的一棵树下静等5~5~5~5~5~3~3~3~c~c。旁边的一处发廊檐下,站了一位戴着宽檐帽的长者,从面相上看,老人的年岁很大了,脸上的皱纹纵横堆积,把瘦弱的腰身都压弯了。奇怪的是,他一直仰头望向檐顶,仿佛在专注地欣赏一样宝物。
  
  我好奇地走过去瞧,只见外墙顶部的拐角处,高悬着一个歪嘴的燕窝,个头不大,形状怪异,显然是一只拙燕搭建的。老人见我来看,轻轻一笑,算是打过招呼,之后将手指放在嘴边“吁”了一下,示意里面有动静,并做出聆听状来源www.55555333.cc。受着他的熏染,我也屏息凝听起来。果然,在燕窝深处传出一阵燕儿呢喃的声音,响动不大,叫声却极好听。我猜测,里面住着的定是幸福的一家子……
  
  不知何时医院的大门已经打开,老人随我一同走了进去,原来他也是来看牙医的。不巧的是,我们都被燕儿的鸣叫耽误了时间,因而手中的挂号单均排在了10名以外5~3~故~事~网。我俩只得在宽大的叫号厅里坐下等候,目光对峙的一刹那,彼此的脸上同时露出不言而喻的微笑。
  
  在静等的时光中,脑海里蓦然想起月底发生的一件事。某日清晨,我给同城居住的表妹打电话,想让她上班的时候帮我捎一样东西。电话响了半天,却一直处于通话状态,急得我在自家客厅里直转圈5+3+故+事+网。几分钟过后,表妹把电话回拨过来,我询问起不接电话的原因,表妹轻轻告诉我,刚才是她故意拒接的,因为她家阳台外面有两只鸟一大早就欢叫不止,好像是在谈恋爱,那种场面,是不适合接听电话的。我嗔怒着责怪她像个孩子,永远长不大,表妹并不生气,只是讪笑着听我把话唠叨完。放下电话,我自己却情不自禁地浅笑起来。要知道,表妹今年已经年过四旬,她的女儿都读高三了,可她身上的稚气却愈发多了起来,这点倒是令人艳羡不已来源55555333.cc
  
  一直喜欢大师林风眠先生的画。他素爱画鸟,翠绿的树枝上总是站满小鸟,鸟儿们圆圆滚滚的身子挤在一起,和椭圆的树叶相依相伴,交相辉映。透过视觉画作,我们仿佛能随时听得到鸟儿啁啾的嬉戏声和欢闹声,令人欣喜和陶醉。这种唯美意境里,透着大师达观而童稚的一面,时刻唤起我们热爱生活的欲望5_5_5_5_5_3_3_3_c_c
  
  仔细想来,我们生而为人,便注定要与尘世的诸多负累相伴,既然此生做不得三毛笔下那棵“没有悲欢”的树,不如就做一个能够忙中偷闲的“窃喜”之人吧。偶尔学会在时光的缝隙中驻足一下,哪怕是简单地听一听鸟鸣,或看一看花开,那也是对凡俗日子的一种善待和期盼。

更多推荐:
>>> 一个鸡蛋的温暖
>>> 最后的较量
>>> 拿什么拯救自己
>>> 越努力越幸运
>>> 改变一生的幽默故事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0% (0)
0% (0)
标签:

我要评论

评论 ( 0 条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易倩文学网立场。
最新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做评论第一人吧!
  • 赏识成就了一位大作家

    1852年秋天,屠格涅夫在斯帕斯科耶打猎时,无意在松林中捡到一本皱巴巴的《现代人》杂志。他随手翻了几页,当他翻到《童年》这篇中篇小说时,眼睛被文中的故事深深吸引住了,他仔细地看下去,对这位名不见经传的陌生作者产生了强烈的好奇:好小子!好作品!未来的文学大师!作者虽然是一个初出茅庐的无名小辈,屠格涅夫却十分欣赏,钟爱有加。后来屠格涅夫四处打听,发现作者2岁丧母,7岁丧父,是由他的姑母抚养长大的,现正

  • 水手舅舅

    我爸爸是乡村教堂的副牧师,教堂距阿姆维鲁有八公里左右。我生在紧挨着教堂墓地的牧师住宅里。我最早记得的事情就是爸爸指着一块墓碑上的字母教我认字,这块墓碑就竖在我妈妈坟墓的上首。我常常去轻轻敲爸爸书房的门,我觉得我现在还能听见他这样说:“谁呀?你要干吗呀,小乖乖?”“去看妈妈,去认好看的字母。”每天总要有好几次,爸爸把书和讲稿放在一边,带我到这地方来,让我指着认每一个字母,然后教我拼读。就这样,我用妈

  • “寄不够”的信

    “寄不够”住在刘家胡同的东头,倘若要是按辈分来划分,我还应该规规矩矩地喊他“爷”。“寄不够”真名叫方福生,街坊四邻之所以喊他为“寄不够”,是因为他总往邮局跑,寄信。每个周五的黄昏,“寄不够”就会踏着一地金色的夕阳,弯着腰,背着手,拿着一封信,一路哼着小曲儿,穿小巷过胡同,去邮局寄信。街坊四邻见了他就问:“寄不够,又去寄信啊!”他收住小曲儿,咧开掉了两颗门牙的嘴笑笑说:“是哩,是哩。”“寄不够”从2

  • 最好的证明

    窥探我家的“后窗”,是用不着望远镜的。过路的人只要稍微把头一歪,后窗里的一切,便可以一览无遗。而最先看到的,便是临窗这张让人触目惊心的书桌!提起这张书桌,使我很不舒服,因为在我行使主妇职权的范围内,它竟属例外!许久以来,他每天早上挟起黑皮包要上班前,都不会忘记对我下这么一道令:“我的书桌可不许动!”对正在擦桌抹椅的阿彩,我说:“先生的书桌可不许动!”对正在寻笔找墨的孩子们,我说:“爸爸的书桌可不许

  • 两种孩子的35故事

    诚实地说,我并不是在极端匮乏的物质环境里成长起来的:我小时候的课外书比别的同学多;初中时开始有一点儿可以自己支配的零花钱;1994年,大学还没扩招,我爸愿意自费送我去一所南方城市读书,这让我的邻居都感到惊奇,为一个女孩子,花这么多钱……对,你看出来了,我成长于一个重男轻女之风颇为严重的小城,我家里人算是好的了,力求给我比较好的资源,奈何对于一个出身于中等人家的无知孩童,爱攀比的、容易产生匮乏感的点

  • 不近人情的仁慈

    欧阳修撰有一篇《纵囚论》,收在《古文观止》中,批评唐太宗放死囚回家一事是沽名钓誉,绝对不值得当政者效法。唐太宗纵囚一事,见《资治通鉴》卷一九四。贞观六年(公元632年)十二月,唐太宗因怜悯死刑犯,放他们回家探亲,约定第二年秋天回京领死。到了第二年九月,放出去的死囚三百九十人,在没人监督的情况下,一个不少都回来了,没有人逃亡。唐太宗将他们全部赦免,一时传为美谈。白居易还曾作诗咏之,说“死囚四百来归狱

  • 我母亲的学生

    大概在十年前,我母亲家里来了一个不速之客。那人热情万分又不由分说地,把我的老父母架起来就走,弄到城中心一家颇豪华的饭店,山珍海味一通猛上,饭毕又恭恭敬敬地将两位老人家送回家里,反客为主地伺候了毛巾茶水,留下一地的土特产,才告退离开。我在电话里问母亲:“谁呀?谁这么大方?”她絮絮叨叨告诉我,这个学生叫邵水通,“文革”时的初三毕业生。初见面她根本想不起对方姓甚名谁,后来,在饭桌上,经对方一再提醒,外加

  • 含英咀华

    生活是种律动,须有光有影,有左有右,有晴有雨,滋味就含在这变而不猛的曲折里——老舍彼此相爱,却不要让爱成了束缚:不如让它成为涌动的大海,两岸乃是你们的灵魂。互斟满杯,却不要同饮一杯。相赠面包,却不要共食一个。一起歌舞欢喜,却依然各自独立,相互交心,却不是让对方收藏。因为唯有生命之手,方能收容你们的心。站在一起,却不要过于靠近。——纪伯伦离我们最近的地方,路程却最遥远。我们最谦卑时,才最接近伟大。—

  • 江南童谣

    囡囡不肯午睡。外婆坐在床边,一边给囡囡打扇子,一边轻声唱:一箩麦,两箩麦,三箩开花拍大麦。噼噼啪,噼噼啪。囡囡动了一下。外婆看看她,又唱:猫咪猫咪,明朝初二。买条鳑鲏,挂在床里。鳑鲏跳一跳,猫咪笑一笑。囡囡翻了个身,问,猫咪为什么要笑一笑?外婆说,猫咪看到鳑鲏鱼,知道自己有吃的了,心里开心,自然要笑。外婆拍拍囡囡的屁股说,你烦死了,快睡觉。我要听《扇子歌》。扇子扇凉风,扇夏不扇冬。有人问我借,要过

  • 艺术家的心

    世间的物有各种方面,各人所见的方面不同。譬如一株树,在博物家,在园丁,在木匠,在画家,所见各人不同。博物家见其性状,园丁见其生息,木匠见其材料,画家见其姿态。但画家所见的,与前三者又根本不同。前三者都有目的,都想起树的因果关系,画家只是欣赏目前的树的姿态,而别无目的。所以画家所见的方面,是形式的方面,不是实用的方面。换言之,是美的世界,不是真善的世界。美的世界中的价值标准,与真善的世界中全然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