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读者 > 人生 > 正文

做自己的“音乐”

2017-07-19 01:22:45 来源:易倩文学网 浏览: 评论: [ ]

  很多人酷爱唱歌,但大多是五音不全,只好哼哼几句自娱自乐原文55555333.cc。青岛姑娘王湛的创意APP“我声”顺利地解决了这些难题,它不仅集智能编曲、美声、音乐社区等功能于一身,还可通过输入人声哼唱,让移动终端自行智能编曲。通过这个软件,任何人都可以做自己的音乐。
  
  2015年2月,王湛刚满17岁,还是一名正在为高考备战的高二学生,如果不是陪朋友参加“创意周末”的活动,或许她还在重复着三点一线的生活。2015年4月,“创意周末”活动在青岛举行,每个人都有90秒的上台展示机会,来凑热闹的王湛看到伙伴们争先恐后地发言,她悄悄地退到了一边,但是最终还是轮到了她。王湛只好硬着头皮走了上去5_5_5_5_5_3_3_3_c_c
  
  讲台下一片混乱,王湛发现根本没有人注意她讲什么。索性,她大胆讲了“怎么将平时的哼唱快速准确地记录成谱,让不识谱的人也可以编曲”的创意,90秒转瞬即逝,走下台后王湛大脑一片空白。她本以为没事了,但是,有人从背后拍了拍她的肩膀,她扭头看到身后站着几个人,对方表示对王湛的创意很感兴趣,并希望能和她尽快组建团队。
  
  她的创业之路得到了父母的大力支持,在见过团队中的其他人后,父亲对她说:“放手去做吧,我和妈妈支持你。”有了父母的支持,王湛开始卯足了劲去干5_3_故_事_网
  
  创业周末结束后,王湛和她的团队便对之前的创意进行实践开发,他们不停地参加各种咖啡路演、活动、比赛,与投资人商谈合作。一旦闲暇下来,就开始不停地讨论这款APP,甚至讲话都会讲到脑袋缺氧。虽然这个时期,是他们有生以来最劳累的日子,但只要想到梦想正在变成现实,每个人的脸上立刻洋溢出灿烂的笑容。王湛也第一次体味到了创业带来的乐趣,像一场冒险之旅,虽然无比惊险,但却格外刺激。
  
  虽然这款软件一开始就获得了极大的成功,但是王湛觉得APP很难黏住用户来源55555333.cc。她觉得要想让年轻人喜欢,就必须站在受众的角度来看待自己的产品,否则再完美的创意也是昙花一现。
  
  很多人担心王湛会因为创业而影响学习。王湛觉得这两者完全可以找到平衡。边玩边学习是一种不错的态度,在她看来,相比创业本身,更重要的是有一群愿意听她讲创意的“听众”,并能够和他们一道把这些创意付诸实践。
  
  她自学音乐10多年,掌握6种不同的乐器,高中曾组建过自己的摇滚乐队5_5_5_5_5_3_3_3_c_c。她觉得创业团队和她的乐队很像,每当想一个创意点,就像是之前乐队做一个demo(样本唱片),自然而随性,只是不断地尝试不断地加入自己想要的东西。到最后发现,这么做效果还不错,一切并没想象的那么困难。
  
  王湛很喜欢这种状态,她觉得创业前后对她的改变并不大,现在的她还是会在夜深人静的时候起身书写她的小创意。在朋友们眼里,王湛还是那个盛气但不凌人、有个性但合群的摇滚女孩。
  
  如今,王湛和她的团队凭借这款独特的创意产品,从30多个项目中脱颖而出,拿到了进入牛投众筹的资格欢迎55555333.cc。谈到成功王湛说:“每一个人都要面临成长,在我眼里,创业和学业其实归根结底都是成长,兴趣是做一切事情的前提,也是走向成功的重要动力。”

推荐信息:
>>> 牙签经济学
>>> 母亲架设的桥
>>> 好上司有担当
>>> 学做一根葡萄藤
>>> 风雨夜归人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0% (0)
0% (0)
标签:

我要评论

评论 ( 0 条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易倩文学网立场。
最新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做评论第一人吧!
  • 水手舅舅

    我爸爸是乡村教堂的副牧师,教堂距阿姆维鲁有八公里左右。我生在紧挨着教堂墓地的牧师住宅里。我最早记得的事情就是爸爸指着一块墓碑上的字母教我认字,这块墓碑就竖在我妈妈坟墓的上首。我常常去轻轻敲爸爸书房的门,我觉得我现在还能听见他这样说:“谁呀?你要干吗呀,小乖乖?”“去看妈妈,去认好看的字母。”每天总要有好几次,爸爸把书和讲稿放在一边,带我到这地方来,让我指着认每一个字母,然后教我拼读。就这样,我用妈

  • “寄不够”的信

    “寄不够”住在刘家胡同的东头,倘若要是按辈分来划分,我还应该规规矩矩地喊他“爷”。“寄不够”真名叫方福生,街坊四邻之所以喊他为“寄不够”,是因为他总往邮局跑,寄信。每个周五的黄昏,“寄不够”就会踏着一地金色的夕阳,弯着腰,背着手,拿着一封信,一路哼着小曲儿,穿小巷过胡同,去邮局寄信。街坊四邻见了他就问:“寄不够,又去寄信啊!”他收住小曲儿,咧开掉了两颗门牙的嘴笑笑说:“是哩,是哩。”“寄不够”从2

  • 最好的证明

    窥探我家的“后窗”,是用不着望远镜的。过路的人只要稍微把头一歪,后窗里的一切,便可以一览无遗。而最先看到的,便是临窗这张让人触目惊心的书桌!提起这张书桌,使我很不舒服,因为在我行使主妇职权的范围内,它竟属例外!许久以来,他每天早上挟起黑皮包要上班前,都不会忘记对我下这么一道令:“我的书桌可不许动!”对正在擦桌抹椅的阿彩,我说:“先生的书桌可不许动!”对正在寻笔找墨的孩子们,我说:“爸爸的书桌可不许

  • 两种孩子的35故事

    诚实地说,我并不是在极端匮乏的物质环境里成长起来的:我小时候的课外书比别的同学多;初中时开始有一点儿可以自己支配的零花钱;1994年,大学还没扩招,我爸愿意自费送我去一所南方城市读书,这让我的邻居都感到惊奇,为一个女孩子,花这么多钱……对,你看出来了,我成长于一个重男轻女之风颇为严重的小城,我家里人算是好的了,力求给我比较好的资源,奈何对于一个出身于中等人家的无知孩童,爱攀比的、容易产生匮乏感的点

  • 不近人情的仁慈

    欧阳修撰有一篇《纵囚论》,收在《古文观止》中,批评唐太宗放死囚回家一事是沽名钓誉,绝对不值得当政者效法。唐太宗纵囚一事,见《资治通鉴》卷一九四。贞观六年(公元632年)十二月,唐太宗因怜悯死刑犯,放他们回家探亲,约定第二年秋天回京领死。到了第二年九月,放出去的死囚三百九十人,在没人监督的情况下,一个不少都回来了,没有人逃亡。唐太宗将他们全部赦免,一时传为美谈。白居易还曾作诗咏之,说“死囚四百来归狱

  • 我母亲的学生

    大概在十年前,我母亲家里来了一个不速之客。那人热情万分又不由分说地,把我的老父母架起来就走,弄到城中心一家颇豪华的饭店,山珍海味一通猛上,饭毕又恭恭敬敬地将两位老人家送回家里,反客为主地伺候了毛巾茶水,留下一地的土特产,才告退离开。我在电话里问母亲:“谁呀?谁这么大方?”她絮絮叨叨告诉我,这个学生叫邵水通,“文革”时的初三毕业生。初见面她根本想不起对方姓甚名谁,后来,在饭桌上,经对方一再提醒,外加

  • 含英咀华

    生活是种律动,须有光有影,有左有右,有晴有雨,滋味就含在这变而不猛的曲折里——老舍彼此相爱,却不要让爱成了束缚:不如让它成为涌动的大海,两岸乃是你们的灵魂。互斟满杯,却不要同饮一杯。相赠面包,却不要共食一个。一起歌舞欢喜,却依然各自独立,相互交心,却不是让对方收藏。因为唯有生命之手,方能收容你们的心。站在一起,却不要过于靠近。——纪伯伦离我们最近的地方,路程却最遥远。我们最谦卑时,才最接近伟大。—

  • 江南童谣

    囡囡不肯午睡。外婆坐在床边,一边给囡囡打扇子,一边轻声唱:一箩麦,两箩麦,三箩开花拍大麦。噼噼啪,噼噼啪。囡囡动了一下。外婆看看她,又唱:猫咪猫咪,明朝初二。买条鳑鲏,挂在床里。鳑鲏跳一跳,猫咪笑一笑。囡囡翻了个身,问,猫咪为什么要笑一笑?外婆说,猫咪看到鳑鲏鱼,知道自己有吃的了,心里开心,自然要笑。外婆拍拍囡囡的屁股说,你烦死了,快睡觉。我要听《扇子歌》。扇子扇凉风,扇夏不扇冬。有人问我借,要过

  • 艺术家的心

    世间的物有各种方面,各人所见的方面不同。譬如一株树,在博物家,在园丁,在木匠,在画家,所见各人不同。博物家见其性状,园丁见其生息,木匠见其材料,画家见其姿态。但画家所见的,与前三者又根本不同。前三者都有目的,都想起树的因果关系,画家只是欣赏目前的树的姿态,而别无目的。所以画家所见的方面,是形式的方面,不是实用的方面。换言之,是美的世界,不是真善的世界。美的世界中的价值标准,与真善的世界中全然不同,

  • 纸说,看到红

    我家有三棵杏树,都是当年姥爷领着我母亲栽植的,培土,浇水。其中一棵叫“看到红”。这种称呼是以杏色来命名的,说是杏熟时肤色的鲜艳,它就穿着那种颜色的衣服。在外村卖杏时,因色泽好,这种杏总是最先售完。即使被挤烂,色泽不改,分明有一种“果木气节”。多年来我一直想画出这种颜色,用于在纸上抒情,十二种颜色里都没有调得到,杏黄色概括不了它。真不如直接拓一顆大杏上纸去,那样颜色最准。纸说,看到红。它语气简单,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