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读者 > 人生 > 正文

不挑火候的大白菜

2017-07-19 00:43:35 来源:易倩文学网 浏览: 评论: [ ]

  前些日子在家掌勺,肉菜炒完,拿整片的大白菜叶子下热水煮熟,加虾皮提鲜,出锅浇一点儿蒸鱼豉油,味道相当不错5_5_5_5_5_3_3_3_c_c。这是广东人蒸鱼的做法,做鱼时火候要好,蒸煮久了失其鲜嫩,白菜就无此虞,适合下厨两眼一抹黑的人。
  
  各种叶子菜里,最清爽的是豆苗,吃起来可意追高古,肥甘则首推大白菜。这种东西本身味道甘甜,很能入味,关键还在于前面所述,不挑火候,不管没炒熟还是烧过了头,都不难吃,不像某些娇嫩的蔬食,多烧把火,就软得不堪咀嚼,后槽牙空落落地无处着力,心里百爪齐挠。
  
  鲁迅在《藤野先生》里说:“北京的白菜运往浙江,便用红头绳系住菜根,倒挂在水果店头,尊为‘胶菜’5~3~故~事~网。”小时候看到这一篇,对首都尊敬得不得了。那时候对北京的想象乃是以天安门为中心的若干个圈,最里面是国家领导人,外面一圈是老干部,最外面一圈是大白菜,齐刷刷扎着红头绳。
  
  北方昼夜温差大,白菜糖分积累多,甘甜适口,倒是广东人似乎不大喜欢北方大白菜,认为太甜,抢了蔬菜该有的清味。
  
  不论南北,大白菜立秋下种,初冬结球以保护菜心越冬EAbC。吾乡种植时怕结球不牢靠,冻死了嫩叶,要拿草绳捆上。经雪冻过的大白菜更甜,县城郊外的农民连冰带雪挑来卖,放盐清炒就很好吃。按说这种植物也是岁寒而后凋的,可与萝卜、小葱并称蔬菜界的“岁寒三友”,入画当然不坏。不过第一次被白菜这种食物惊艳,还是在北京5 5 5 5 5 3 3 3 c c。几年前在北京城南的一家经济类报社实习,报社有间小食堂,大师傅拿醋将大白菜炖得软烂,糊里糊涂的一大勺,下饭极香。东北人拿白菜炖猪肉、炖粉条,相得益彰,放别的蔬菜,怎么着都不对劲,非得借这个味儿。至于南方,用高汤熬煮,加枸杞、火腿,大有做茄鲞的待遇,却也毫不僭越。川人更舍得下本,一道开水白菜,熬汤的料是老母鸡、老母鸭、宣威火腿的蹄子、排骨和干贝,再用鸡肉蓉滤清汤汁,直到清澈如水EAbC。我在重庆待了五年,居然没有吃到过,是后来听一个“吃货”师妹说的,大憾。
  
  北京占了全聚德的便利,得了好些鸭架子熬白菜,白菜借得烤鸭的香,鸭子借白菜汁的清味,但是据说用南京盐水鸭熬出来的才是上品,这两种我没吃过,不好乱下评判。
  
  前几天在朝阳门外一家煲仔饭馆,要了一份蒜蓉粉丝蒸白菜,白菜垫底,上面一层金黄的粉丝,盖着蒜末,看着平常,夹一筷子入口,满嘴滋溢的都是炭烤生蚝味儿,顿觉世界焕然一新,心胸开阔,忍不住麻烦传菜的小姑娘把师傅请出来一问,说是加了一勺海鲜汁儿。
  
  我决心收了这秘方,将来在遗书里告诉儿孙原文www.55555333.cc

推荐信息:
>>> 一个鸡蛋的温暖
>>> 最后的较量
>>> 拿什么拯救自己
>>> 越努力越幸运
>>> 改变一生的幽默故事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0% (0)
0% (0)
标签:

我要评论

评论 ( 0 条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易倩文学网立场。
最新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做评论第一人吧!
  • 最好的证明

    窥探我家的“后窗”,是用不着望远镜的。过路的人只要稍微把头一歪,后窗里的一切,便可以一览无遗。而最先看到的,便是临窗这张让人触目惊心的书桌!提起这张书桌,使我很不舒服,因为在我行使主妇职权的范围内,它竟属例外!许久以来,他每天早上挟起黑皮包要上班前,都不会忘记对我下这么一道令:“我的书桌可不许动!”对正在擦桌抹椅的阿彩,我说:“先生的书桌可不许动!”对正在寻笔找墨的孩子们,我说:“爸爸的书桌可不许

  • 两种孩子的35故事

    诚实地说,我并不是在极端匮乏的物质环境里成长起来的:我小时候的课外书比别的同学多;初中时开始有一点儿可以自己支配的零花钱;1994年,大学还没扩招,我爸愿意自费送我去一所南方城市读书,这让我的邻居都感到惊奇,为一个女孩子,花这么多钱……对,你看出来了,我成长于一个重男轻女之风颇为严重的小城,我家里人算是好的了,力求给我比较好的资源,奈何对于一个出身于中等人家的无知孩童,爱攀比的、容易产生匮乏感的点

  • 不近人情的仁慈

    欧阳修撰有一篇《纵囚论》,收在《古文观止》中,批评唐太宗放死囚回家一事是沽名钓誉,绝对不值得当政者效法。唐太宗纵囚一事,见《资治通鉴》卷一九四。贞观六年(公元632年)十二月,唐太宗因怜悯死刑犯,放他们回家探亲,约定第二年秋天回京领死。到了第二年九月,放出去的死囚三百九十人,在没人监督的情况下,一个不少都回来了,没有人逃亡。唐太宗将他们全部赦免,一时传为美谈。白居易还曾作诗咏之,说“死囚四百来归狱

  • 我母亲的学生

    大概在十年前,我母亲家里来了一个不速之客。那人热情万分又不由分说地,把我的老父母架起来就走,弄到城中心一家颇豪华的饭店,山珍海味一通猛上,饭毕又恭恭敬敬地将两位老人家送回家里,反客为主地伺候了毛巾茶水,留下一地的土特产,才告退离开。我在电话里问母亲:“谁呀?谁这么大方?”她絮絮叨叨告诉我,这个学生叫邵水通,“文革”时的初三毕业生。初见面她根本想不起对方姓甚名谁,后来,在饭桌上,经对方一再提醒,外加

  • 含英咀华

    生活是种律动,须有光有影,有左有右,有晴有雨,滋味就含在这变而不猛的曲折里——老舍彼此相爱,却不要让爱成了束缚:不如让它成为涌动的大海,两岸乃是你们的灵魂。互斟满杯,却不要同饮一杯。相赠面包,却不要共食一个。一起歌舞欢喜,却依然各自独立,相互交心,却不是让对方收藏。因为唯有生命之手,方能收容你们的心。站在一起,却不要过于靠近。——纪伯伦离我们最近的地方,路程却最遥远。我们最谦卑时,才最接近伟大。—

  • 江南童谣

    囡囡不肯午睡。外婆坐在床边,一边给囡囡打扇子,一边轻声唱:一箩麦,两箩麦,三箩开花拍大麦。噼噼啪,噼噼啪。囡囡动了一下。外婆看看她,又唱:猫咪猫咪,明朝初二。买条鳑鲏,挂在床里。鳑鲏跳一跳,猫咪笑一笑。囡囡翻了个身,问,猫咪为什么要笑一笑?外婆说,猫咪看到鳑鲏鱼,知道自己有吃的了,心里开心,自然要笑。外婆拍拍囡囡的屁股说,你烦死了,快睡觉。我要听《扇子歌》。扇子扇凉风,扇夏不扇冬。有人问我借,要过

  • 艺术家的心

    世间的物有各种方面,各人所见的方面不同。譬如一株树,在博物家,在园丁,在木匠,在画家,所见各人不同。博物家见其性状,园丁见其生息,木匠见其材料,画家见其姿态。但画家所见的,与前三者又根本不同。前三者都有目的,都想起树的因果关系,画家只是欣赏目前的树的姿态,而别无目的。所以画家所见的方面,是形式的方面,不是实用的方面。换言之,是美的世界,不是真善的世界。美的世界中的价值标准,与真善的世界中全然不同,

  • 纸说,看到红

    我家有三棵杏树,都是当年姥爷领着我母亲栽植的,培土,浇水。其中一棵叫“看到红”。这种称呼是以杏色来命名的,说是杏熟时肤色的鲜艳,它就穿着那种颜色的衣服。在外村卖杏时,因色泽好,这种杏总是最先售完。即使被挤烂,色泽不改,分明有一种“果木气节”。多年来我一直想画出这种颜色,用于在纸上抒情,十二种颜色里都没有调得到,杏黄色概括不了它。真不如直接拓一顆大杏上纸去,那样颜色最准。纸说,看到红。它语气简单,到

  • 采浆果的人

    金井是个小农庄。一个收浆果的人来了,他的一番吆喝,让秋收的人们扔下了手中的农具,奔向森林河谷,采摘浆果。曹大平夫妇的心情跟阳光一样明朗。他们边采边计划卖浆果的钱的用途。他们决定涉水渡河,把竹篮给装满了。河水凉得他们直打寒战,随着河心的临近,水涨到他们的腰际了,他们有些站不稳,但他们咬着牙,互相鼓励、坚持着。突然,曹大平的腿抽筋了,他侧歪了一下身子,水花朝他打来。他呻吟着,惊恐地看着白花花的水从脖颈

  • 朗读者:那清扬婉转的开场

    “朗”者,月朗星沉、流光皎洁、空阔高远,听着便让人觉得开朗美好。带了真情的文字溪水般从口中潺潺流出,再搭配美妙的音色,沁人心脾。《朗读者》给了不善表达的中国人一个契机,借他人之言,抒胸中块垒。“朗读”的是选择、陪伴、亲情,甚至是陌生人之间的相遇与离别,而这贯穿一生的情感,都应该被珍视。遇见“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这是撩动心弦的遇见;“幸会,今晚你好吗?”这是《罗马假日》里,安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