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故事会 > 中篇故事 > 正文

我们说好的爱情呢

2017-05-05 00:11:11 来源:易倩文学网 浏览: 评论: [ ]

  1PsF。缘来情生
  
  一大早,林一中到五公里外的山上转悠。经过一处茂密的草丛时,林一中忽然觉得大腿上像被什么东西螫了一下,生生的疼。他挽起裤腿一看,大腿上正冒着鲜血哩,他马上意识到被山里常见的鸡冠蛇咬了。他连声喊救命,却终于顶不住晕倒在地……
  
  迷迷糊糊中,林一中意识到有人把他扶坐在田埂上,然后将他的裤脚挽起来,又俯下身子用嘴吮吸被蛇咬伤的伤口。毒血从那人的嘴里吐出来,直到那血变成鲜红色。那人又就近迅速找了一些草药嚼碎敷在林一中的伤口上,然后从上衣袖口处撕下一条布条,细心地扎上……
  
  半晌,林一中恢复了知觉,他睁开眼睛一看,瞳孔不由得放大,原来站在他面前的是一个二十来岁的青春少女,虽然说不上漂亮,但眉眼之间透出特别的淳朴和善良。林一中真的没有想到,就是这一位小女子危难之中救了自己一条老命。他窘迫地呆坐在那里半天,真不知道怎么说谢谢才好。
  
  不料,那女子却落落大方地说:“伯父千万别说谢字,其实我自小家在农村,经常在大山里找野菜、寻草药,谁能保证不会遇到类似的事情呢?换上别人肯定也会见义勇为出手相救的!”
  
  林一中想站却站不起来,只好坐在地上向女子拱手作揖道:“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我看你虽然是女孩子,却也是仗义之人,你现在就随我去家里,我一定要重重地感谢你!”
  
  女子不肯,林一中意识到自己的唐突,顿了顿却心生一计:“看上去,我叫你孩子是不错的,我们中国有句古话,救人救到底,送佛送到西,你看我这样怎么能回家呢?不如,你送我回家,我让老伴和你认识一下,说不定今后会是好朋友啊!”
  
  女子眨了眨圆圆的大眼睛,爽朗地一笑说:“哎,伯父,看来只好这样了!”
  
  女子一边说着话,一边就上前去搀扶林一中。林一中艰难地站起身,和女子走过山间崎岖的小路,上了盘山公路,坐上一辆公共汽车,然后差不多半小时就到了林一中的家。
  
  刚到家门口,林一中就大声喊老伴。不料,迎接他们的是儿子林子河。林一中还没来得及向林子河介绍这位救人的女子,女子却脱口而出:“林教授?你怎么在这儿?”
  
  林一中着实吓了一大跳,怎么这女子认识林子河?半晌,他才回过神来问:“子河,快告诉我,你和这孩子怎么认识的?”
  
  林子河吃惊得差点跌倒,他看看父亲,又看看眼前似曾相识的女子,却似乎想不起来她是谁。
  
  女子也许看出了林子河的尴尬,嫣然一笑说:“林教授,我叫查玉琴,是你的校友,你的小师妹啊。几个月前你回母校演讲,那真叫一个精彩,我都被你渊博的学识深深打动了,崇拜之情便油然而生,所以演讲完我向你要过名片。就在前不久,大学毕业的我还专门到你的研究院拜访……”
  
  林子河仔细在大脑中搜索了片刻,似乎想起来了,却马上腼腆地低下头。林一中大惑不解:儿子为什么作出这一副表情呢?
  
  不料,查玉琴快人快语地说:“不瞒伯父说,我知道林教授没有结婚,甚至也没有女朋友,还大胆向林教授表示爱意,因为我当初填报大学志愿时,就立志献身医学,最好能嫁给医学博士……”
  
  林一中连连感叹造物主真是太神奇了,惊喜得说不出一句话。好半天,他从莫名惊诧中清醒过来,兴之所致,马上娓娓述说了刚才在山上的奇遇。
  
  林子河张大嘴,满脸又透出不相信。林一中嗔怪地说:“你这孩子,要不是玉琴,你爸爸我今天算是彻底回老家了!”
  
  听着爸爸风趣的说笑,林子河才相信了刚才发生在爸爸和查玉琴之间的一切,情不自禁地说这是上天注定的缘分5~3~故~事~网。查玉琴也连连点头。
  
  看着两个孩子的兴奋劲儿,林一中也受了感染,悠悠地说:“玉琴啊,我们家子河只知道读书做学问,感情方面很迟钝。但今天的相遇,我看见了你的侠义大胆以及细心娴熟,这对于女孩子来说,真是太不容易了,所以既然你对我们家子河有意,那么我同意你们两个人交往。”
  
  林子河看看爸爸,似乎觉得爸爸这样擅自主张不太妥当。
  
  林一中敏感地读出了儿子眼中的意思,但仍然执著地说:“子河,相信爸爸,我的眼光绝对不会错!”
  
  “这……”可能查玉琴也觉得太突然了,犹豫半天才终于甜甜地说,“谢谢伯父,我也相信这是一个美丽的爱情故事!”
  
  林一中看着儿子,止不住抿着嘴笑。继而,父子俩竟异口同声地附和着:“一个美丽的爱情故事!”
  
  “我们说好的爱情!”查玉琴脱口而出,林一中父子俩击掌称好。
  
  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林一中脸上露出了久违的灿烂笑容,他太高兴了。因为林子河多年来潜心学问,28岁时已经获得人工受精与试管婴儿专业博士学位,成为台湾某著名医学研究院人类非自然生育的专家。但另一方面,林子河对人情世故一窍不通,个人问题一直悬而未决,这无疑是压在林一中和老伴心上的一块大石头,自己戎马大半生,命途坎坷,最放心不下的就是儿子的终身大事,今天一大早他就是到山上去排解连日来的忧愁和烦闷。可现在好了,他长期压抑的心灵彻底放松了。
  
  不几天,林一中得知查玉琴还不曾落实好工作,便要求林子河去向领导申请让查玉琴做他的临时助手,林子河乍听这话先是一愣,然后说爸爸想得可真周到。几天后,他去和领导讲,本来特别欣赏林子河的领导知道他们的传奇爱情故事后,满口答应。
  
  2。婚礼悲歌
  
  既然如此,林一中想一定得给儿子、儿媳举办一个隆重的婚礼。查玉琴满口赞成,却又嚷嚷着说:“隆重倒不一定,浪漫而有意义才是最重要的。”
  
  “怎么样才算浪漫而有意义呢?”林一中来了兴趣,好奇而又亲切地问。
  
  “爸爸,这个我也说不太清楚!”查玉琴调皮地眨眨眼睛说。
  
  “你们放心,爸爸会放在心上!”林一中严肃地说。
  
  几天后,参加完一个会议的林一中回家就对林子河说:“快告诉玉琴,有关部门将在最近组织大陆、台湾的登山爱好者举行一次攀登珠穆朗玛峰的联谊活动。你问玉琴,这算不算浪漫而有意义的婚礼?”
  
  林子河马上打电话给查玉琴,查玉琴兴奋地说:“谢谢爸爸,这就是我想要的浪漫而有意义的婚礼!我和子河都是登山爱好者,肯定报名参加。”
  
  听着话筒里传来的查玉琴抑制不住的开心,林一中饱经沧桑的脸上马上笑容灿烂来自www.55555333.cc。他是大陆人,大陆、台湾的登山爱好者能共同参加这样的联谊活动,他太欣慰了,所以他竟然举着双手对林子河说:“孩子,你和玉琴说,这个活动不仅对你们个人,而且对两岸的人民都很有意义,爸爸全力支持你们,希望你们的爱情婚姻也因此步入幸福的轨道。”
  
  全家人开始积极筹备这个特别的婚礼,林一中甚至和老伴半是玩笑半是认真地说:“等孩子们登山回来后,我们全家又该开始下一项任务了……”老伴不清楚是什么意思,林一中笑着说:“早生贵子啊!”
  
  出发的时候,林一中千叮咛万嘱咐:“安全第一,万事小心;活动结束,迅速回家。”
  
  查玉琴又现出顽皮的神情,打趣地说:“行了,爸爸,你这样像做文章的,我们都牢牢记住了!”
  
  林子河和查玉琴出发后,林一中和老伴天天在家掰指头盼归期,可哪知道晴天里响了一个霹雳——
  
  五天后,查玉琴一个人回来了,却不见林子河的踪影。林一中从查玉琴的眼睛里似乎看出了不妙,疑惑地刚要开口,查玉琴却抢在先说:“子河……子河,他回不来了……”
  
  “子河到底怎么了?”林一中声音和身体一样弓弦般紧张。
  
  查玉琴脸上的神情像泼墨样的漆黑,她压抑着声音说:“子河与一批登山爱好者登上主峰后返回来时,忽然狂风大作,子河跌进深谷失踪了……”
  
  林一中眼睛瞪得比玻璃球还圆:“你们没有寻找?”
  
  “当然找过,现在也还在找,可人家说,能找到的希望几乎为零……”查玉琴声音哽咽。
  
  片刻的沉默后,林一中冷不丁冒出一句话:“你们不是在一起吗?可……”
  
  查玉琴说:“登主峰的先一天,我突然感觉身体不舒服,就抱歉地对子河说不能陪你登主峰了。子河本来要留下来照顾我,我说:‘河,不能因为我影响你,登上珠穆朗玛峰主峰一直是你的梦想,也是我们婚礼的意义所在。你放心,我会好好照顾自己!’子河才依依不舍地随大部队去了,可谁知道竟然有去无回了呢……”
  
  查玉琴的话还没说完,老伴已经哭倒在地。林一中伸手去拉,不料,老伴顺手给了他一掌,怒吼一声:“林一中,你还我儿子!”
  
  林一中蓦地惊愣在那儿了:“失去儿子就是割父母身上的肉啊,老伴你心痛,我也心痛啊!但你为什么这么说呢?”
  
  “林一中,你还我儿子,还我儿子啊!是你把这个女人带回家的,又是你支持他们去登山的……”老伴声嘶力竭地哭喊道。
  
  林一中吃惊得几乎跌倒在地,一个不祥的念头忽地在他脑子里闪过:儿子、儿媳同时去登山,但查玉琴像事先预料好了的一样,无形中躲过一场灭顶之灾,难道她是红颜祸水?难道她是有意为之?
  
  林一中抬头看着查玉琴,发现她脸上惨白得吓人。
  
  就在这时,老伴猛地上前揪住了查玉琴的领口,气势汹汹地说:“查玉琴,你还我儿子……”
  
  查玉琴瞪大眼睛,眼里淌出豆大的泪珠来:“妈妈,您说的什么话?”
  
  老伴不松手,只大声呼喊着林子河的名字,说:“子河,你死得好冤枉啊!”
  
  虽然心痛无比,又充满怀疑,但林一中强迫自己冷静下来。他不住地对查玉琴使眼色,又拉开老伴的手,轻轻地拍着她的肩说:“失去儿子,我们都很伤心,但你不要想得太多了……”
  
  查玉琴用手帕揩揩眼角的泪,说:“爸爸妈妈,请相信我和你们一样伤心,我先走了,过些日子我再来看你们……”
  
  没有人理会查玉琴,她说完话落寞地走了。
  
  老伴渐渐止住了哭泣,眉头却拧成一个大疙瘩:“我就说这个媳妇可能有问题,她之所以接近子河接近你,可能就是为了什么阴谋!她会真正喜欢我们家书呆子?还有,浪漫婚礼就是她的主张啊!”
  
  “你这么说好像有些道理,可是证据呢?”林一中疑惑地问。
  
  老伴直摇头,恶狠狠地说:“没有证据,一切都是猜测,可当初就不该支持他们参加浪漫婚礼!”
  
  “是的,都怪我!都怪我!真不如让我替儿子去死!”林一中脸上流出悔恨的泪水。
  
  “你个老不死的,真的该死啊!”老伴边说边用力拍打着林一中。
  
  “哎,你也别这么说!”林一中军人脾气上来了,“我还不是为他们好?”
  
  “好?好什么好?人都没了……”老伴真动了气,手里加大了力度。
  
  自知理亏的林一中不躲闪,任凭老伴不依不饶地拍打。老伴手打痛了,她看着自己的手,心疼地扑在林一中怀里,撕心裂肺地哭喊道:“你还我儿子!你还我儿子……”
  
  “好,我们一起去找儿子!”林一中忽地迸出这句话来。
  
  老伴满脸是泪地看着他,又轻轻抚摸着他被打的地方,惊慌失措地说:“对不起,对不起,打疼你了吧?可没有了儿子,我没着没落的……”
  
  林一中心里也被掏空了啊,他把老伴紧紧搂在怀里,老两口抱头痛哭……
  
  3。女儿柔情
  
  晚上,躺在床上,林一中脑子里尽是儿子的身影。慢慢的他迷迷糊糊地睡着了,眼前却浮现出自己大半辈子的坎坷经历——
  
  林一中家在大陆,1949年6月,刚满19岁的他正在田间干活,大溃退的国民党15军卫生营几个官兵把他拉走了,让他挑装卫生器械的箱子5+3+故+事+网。林一中渐渐体力不支浑身虚脱,他成了包袱被丢下了。他还认识回家的路,就赶紧回家,可又被国民党15军山炮营抓住,并命令他背米、背子弹……这一次,林一中没有上次幸运了,他被盯得很紧,慢慢的被迫当上了国民党士兵,此后,林一中随15军进四川,颠沛流离大半年……
  
  1950年元旦,是林一中35故事中具有重要意义的日子,国民党15军向解放军投诚,他先后被编入第二、四野战军和解放军第50军。10月,林一中随部队参加抗美援朝战争。在第五次大战役中,林一中所在的连队伤亡惨重,最后剩下的19人全部被美军俘虏,被送入南朝鲜战俘营还被转驻济舟岛……1953年底,林一中被送进板门店进行遣返,不料却被遣送到台湾。这以后,林一中先是在林口苦林湖集训,同年6月又被编入国民党60军,受三个月基本训练后再编入第8军。后来,因为遇到一位当副团长的老乡,林一中的生活才慢慢有了好转,还一路高升当上了副团长,直到1990年退休前还升任上校团长……
  
  兵荒马乱背井离乡的年代里,林一中一直思念家乡,也执意不肯结婚。后来时局渐渐平稳后,林一中才在军中好友的一再劝说下结婚,并在1968年生下独生子林子河。从此林一中夫妇心肝肉儿似的养护着,又竭尽全力地培养着,操心劳神地让他上大学、读硕士博士。林子河也算争气,年纪轻轻就成了专家。就在一年前,林一中把一门心思全放在儿子的终身大事上。儿、媳的美丽爱情和婚姻,是最让大半生坎坷的林一中欣慰的。他原以为晚年幸福、可以尽享天伦,可谁想到浪漫婚礼竟要了儿子的身家性命呢?儿子还没能为林家留个后代啊?!
  
  林一中从往事的回忆中醒过来时,发现自己站在儿子的房门口,正望着他的房间发呆……是啊,儿子是二老的精神支撑,没有了儿子,35故事的暮年如何度过呢?想想白天里老伴伤心欲绝的样子,林一中真恨不得随儿子去死!替儿子去死!
  
  一连几天,老两口吃不下饭睡不好觉,口里絮絮叨叨地总是儿子的名字。林一中感觉自己一下子苍老了10岁,他看看老伴,发现老伴的头发全白了。他的心就突地揪了一下,好像被人从后心窝上狠狠给了一掌。他想:自己一定得好好陪着老伴走好后半生。
  
  不久后的一天,林一中陪老伴在院子里散步,忽然看到了查玉琴的身影。林一中冷冷地看着她,脸上现出不欢迎甚至愤恨的神色,他在心里说:儿子已经不在了,你还来做什么?查玉琴并不急着解释,却向着林一中双膝跪地。
  
  林一中一个头两个大了,这女人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呢?他既没有让她起来,也没有伸手去扶她。老伴在一旁呆站着没动。
  
  查玉琴依然虔诚地跪着,恳切地说:“爸爸妈妈,现在子河不在了,但我仍然是你们的儿媳妇,哦,不,我就是你们的女儿,我一定好好照顾你们……”
  
  这话从何说起呢?林一中蓦地抬起头,傻呆呆地看着查玉琴,眼珠好半天没挪窝儿。
  
  查玉琴眼睛里闪着坚毅执著的光,依然长跪不起55555333.cc
  
  林一中伸出手去拉查玉琴:“使不得使不得啊……”
  
  查玉琴跪着没动,只擦擦眼角的泪水,语气坚定地说:“爸爸,您放心,我一定认真兑现我的承诺,因为……因为我和子河太相配了,其他的我都不想了,只求继续子河没有完成的研究工作,这是我们说好的爱情啊……”
  
  以前的猜测和怀疑似乎瞬间被击垮,林一中心中最柔软的地方倏地动了一下,他抱着一旁的老伴痛哭失声,喃喃自语:“傻孩子啊……”
  
  查玉琴果然留在了林家,除了工作,她总是尽量抽出时间陪伴林一中夫妇。这个家,失去儿子的阴影似乎因为查玉琴而烟消雾散了许多。
  
  然而天有不测风云——
  
  有一天早晨醒来,林一中喊老伴起床去早锻炼,好半天却没有听到回答。林一中侧过脸看老伴,看见她大睁着眼睛,努力张开嘴却说不出话,而且口角似乎歪斜了不少。林一中感觉大事不好,这段时间老伴一直说头痛恶心,他没太当回事,哪知道几天来竟严重到这个地步了呢?他连忙把老伴送进了医院。
  
  刚刚把老伴安顿好,查玉琴来到了病房。林一中奇怪查玉琴动作之快,问她怎么知道这事的。
  
  查玉琴浅浅一笑说:“上班时我忽然发现丢了一套资料在家里,就匆匆忙忙回家去取,家里门锁着。我问邻居,邻居说妈妈患病住院了!我就马不停蹄地来医院了。”
  
  不能说话只能听音的老伴感动得泪眼迷糊,林一中也眼角湿湿的,鼻子止不住酸涩。
  
  老伴患的是脑血管病。查玉琴整天陪伴在她身边,为她熬汤煎药弄好吃的。针对她臀部褥疮流脓流血的情况,查玉琴为她勤翻身,并且勤换床单,最多的一天竟换了三次。有一天,查玉琴还到家门前的水库里捕捞鲜嫩肥美的鳜鱼熬汤给她喝,甚至给她按摩、针灸并拔火罐。
  
  同一个病房里的病友羡慕不已,纷纷竖起大拇指说林一中夫妇三生有幸,养了这么一个懂事孝顺的女儿。林一中不愿意对病友说破真相,但内心里感动不已,常常感叹:命运待人还比较公正,虽然让我命运坎坷多灾多难,但给我们安排了这么好的“女儿”。想着查玉琴说过的“继续子河研究工作”的话,林一中甚至瞒着老伴去儿子生前单位,对领导述说查玉琴的孝顺善良,而且也谈到她强烈的事业心,请领导把查玉琴的工作关系确定下来。领导大喜,说可以考虑。
  
  渐渐的,老伴身体康复了,半个月后医生告诉她可以出院了,查玉琴说到时候来接。林一中一开始不肯,怕耽误她的工作。查玉琴却坚持一定来,林一中答应了5+3+故+事+网
  
  4。孤独还乡

推荐信息:
>>> 一个鸡蛋的温暖
>>> 最后的较量
>>> 拿什么拯救自己
>>> 越努力越幸运
>>> 改变一生的幽默故事

第一页12下一页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0% (0)
0% (0)
标签:

我要评论

评论 ( 0 条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易倩文学网立场。
最新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做评论第一人吧!
  • 阿P买酒

    我看中了这款酒阿P在一家公司跑外勤,工作很忙,最近他忙里偷闲,把新买的房子装修好了,这天周末,他去商场淘货,看看有没有什么东西能往家里摆放的。一会儿他走到红酒专柜,顿时眼睛一亮,盯着一瓶红酒打量着。导购小姐急忙小跑过来,顺着阿P的视线看过去,那是一瓶中档红酒,便满脸笑容地说:“您好,先生,一看您就是有品位的红酒专家……”阿P见她给自己戴高帽,便敲了敲装红酒的盒子:“你错了,我不买红酒,我是想买它,

  • 阿P载客

    被迫载客这一天,阿P借了辆车,送朋友去两百公里外的江城市乘高铁,因时间紧张,到了江城火车站,他把车停在出租车的临时停靠点,就送朋友进站了。等出来时,阿P的车旁站着一个黄头发小伙子,还有一个老太太。阿P一怔,没理会,上去打开车门,这时,黄毛小伙子上下打量着他,问道:“你回高清市吗?”阿P点点头,黄毛直接拉开车门把老太太塞上车,从兜里掏出两百块钱递给阿P:“够了吧?”阿P愣住了,黄毛见阿P没接,又添了

  • 阿P撞人

    阿P下岗后,快一个月了,还没找到令人满意的工作,这使他非常着急。这天中午,他骑着摩托车又到劳务市场上转悠。车行到花园小区附近,一不留神,把一个横穿马路的老太太撞倒在地。老太太倒地不起,手抱着右腿痛苦地呻吟起来。阿P吓坏了,看看横躺在地上的老太太,立即联想到住院、治疗、医药费、经济官司……他可是个下岗职工,家里经济正闹饥荒哩。看着四周静悄悄的,而老太太正背对着他,阿P想,三十六计,还是走为上策。就在

  • 非得占个大便宜

    阿P在市场里开了一家小商店。这天,阿P正在往店里搬啤酒,突然听到半空中传来一声巨响,就跟爆炸似的。阿P没防备,吓了一大跳,手中的啤酒箱子“哗”的一声摔了下来。接着,那响声一声接一声,整整二十四响,震得阿P脑袋直犯晕。旁边的老婆小兰也吓得够呛,一张小脸刷白刷白的。好半天,阿P才稳住心神,抓住一个过路人,问到底是怎么回事,有人告诉阿P,对面那家大酒楼有人摆酒席,在放那种能吓破人胆的火铳。阿P听了,低头

  • 阿P当护林员

    阿P在林场当护林员有些日子了,这天他兴冲冲地回家对妻子小兰说:“好消息,场长同意了!”小兰一头雾水:“同意什么了?”阿P告诉小兰,他当初应聘当护林员,真正目的是想利用那地儿搞养殖,拿着工资创事业,一举两得。小兰将信将疑:“你准备养殖什么?有风险吗?”阿P自信地说:“我早就考察过了,就养小猪崽,风险嘛,基本没有,我准备先试试水,等有了收益,再慢慢滚雪球,以后发展成集团公司,说不定还能上市,到那时,嘿

  • 阿P撞大运

    这天,阿P把车停在家里楼下,刚走出不远,突然听到“砰”的一声巨响,扭头一看:我的妈呀,自己的车被一块脸盆那么大的冰砸瘪了。前几天下了雪,肯定是哪家人家清理阳台冰雪时,冰块掉下,砸坏了我的车啊。阿P朝楼上大叫起来,没人理会。三十多层的高楼,你知道是谁家掉的冰块啊?阿P看着太阳明晃晃地照到冰块上,心想:冰块我得保存起来,这可是罪证。阿P把冰块拿回家,放进了冰箱冷冻室内。这天晚上,阿P越想越来气,就找来

  • 阿P当辅警

    年初,阿P的厂子经济效益开始走下坡路。厂里决定让一部分工人先回家待岗,阿P也在其中之列。回家之后不久,老婆阿兰就找关系让阿P进了交警队当上了一名辅警。其实所谓的辅警,也就是穿件马甲在街头帮着交警维持维持交通。阿P跟的是个老交警,叫老张。人很随和,对阿P也很热情。他们负责的路段是将军渡。这将军渡连接的是一个K字型路段。在这附近还有一个大型的物流市场和两个大型的商品批发市场,平时就有大量的重型车辆经过

  • 阿P的头发

    俗话说:“人到中年,头皮可怜,不是盆地,就是荒原。”阿P如今也落入了大多数中年人的可怜境地,除了啤酒肚,还有头顶秃。阿P遍寻良方,中医、西医、中西医结合,吃药、擦药、内外用并举,然而并没有什么用。阿P没有泄气,他仍然在寻找着效果奇绝的旁门偏方,别说,还真的给他找着了。这天,阿P去一家农家乐饭庄吃饭,在农家乐的厕所里,发现了一个小广告:“祖传老中医,独家千古方,神秘调理术,专治疑难症,尤其擅长医治—

  • 阿P买狗

    前一段时间,阿P家遭到小偷光顾,被偷去两千块钱外带小兰的一枚钻戒,虽说报了案,公安民警正在侦破,但两个人心里都不好受。想亡羊补牢,但两人都是上班族,不能天天在家里看着守着,怎么办呢?两人商量来商量去,最后决定买一条狗看家护院!说买就买,这天阿P来到了狗市。他先是转了一圈,摸了摸行情,最后转到一个唯一用铁笼子装着狗的主人跟前。这条狗个头很大,纯种的黑贝,在笼子里吐着舌头,气势汹汹地望着他。阿P心里害

  • 学谁像谁

    阿P工作十几年,是单位里的文艺活动积极分子,却一直得不到提拔。这天,阿P看电视,见当地有人靠“模仿秀”出了名,他颇为不服:时无英雄使竖子成名,就这水平,我阿P能甩他们一条街,看来我有必要重出江湖……从此,阿P开始了模仿“业务”。还别说,练了一段时间,那真是学刘德华像刘德华,学周润发像周润发,经常惹得同事们笑哈哈。俗话说“是金子总会发光的”,这不,还没等阿P上电视呢,在单位,他终于有了露脸的机会。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