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故事会 > 中国新传说 > 正文

网络敲诈

2017-04-15 23:52:59 来源:易倩文学网 浏览: 评论: [ ]

  郑州某著名装饰公司设计师孟华和在郑州某通信技术公司担任助理工程师的女朋友林娜,第一次走进惠济区长兴路的红都大酒店来源www.55555333.cc。到红都酒店之前,两人到超市买了一瓶酒和一盒安全套。
  
  孟华用自己的身份证在红都大酒店开了房。进门之后,孟华就迫不及待地一把抱住了林娜。林娜凑到孟华耳边娇嗔地说:“讨厌,急什么啊,今晚我全是你的,看你这一身汗,先去洗洗吧。”说着就坐到了床边,朝孟华飞了一个媚眼,轻声说:“我等你哦,野兽。”
  
  不到10分钟,孟华突然听到洗手间外响起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和一个男子的叫骂声。接着,房门从外面被打开了,一个男人骂骂咧咧地闯了进来:“妈的,跟我说出去吃顿饭,怎么就吃到宾馆来了?原来有个野男人勾着你啊!”
  
  那个男子走到洗手间门口开始敲门:“里面的哥们出来吧,让我瞧瞧是哪路英雄?”听声音非常耳熟,孟华心里咯噔一下,顿时充满了恐惧。原来这位不速之客是林娜刚刚分手一天的男朋友金宇。孟华虽然很害怕,但还是壮着胆子走了出来。
  
  金宇第一眼就看到了床上的那盒安全套和那瓶酒,他顺手抄起酒瓶抵到孟华的脑门上,凶神恶煞般地吼叫道:“原来是你小子啊,要不要试试酒瓶和你的脑袋哪个硬啊?”吓破了胆的孟华赶紧说不用了不用了。
  
  金宇对着林娜骂骂咧咧:“妈的,怪不得这几天我觉得你不对劲呢,我雇了私家侦探24小时跟踪你,每小时1000元。没想到昨天刚跟我分手,今天就跟别人来开房,你这个骚货!”说着一巴掌打在林娜的脸上。一旁的孟华赶紧过来劝阻,金宇又给了孟华一巴掌:“还有你,你竟然欺负到我头上来了!”孟华和林娜都战战兢兢地缩在房间的一角。
  
  金宇顿了顿说:“你不是东北人吗?道上的规矩你应该明白,为了解决这个事情,我楼下叫来三十多个弟兄呢,哥们儿黑道白道都吃得开。你们说怎么办吧,两条路任你们选,一条路是我把你俩都废了,另一条路是把我追求林娜的损失补偿补偿。”此时的孟华已经被吓得六神无主,而一边的林娜不停地对孟华使眼色示意他服软,孟华赶紧说:“您先别生气,我补偿你损失。”
  
  金宇摘下墨镜说:“看在以往的交情上,便宜你小子一回!我追林娜前后花掉了十多万元,加上我叫来的楼下的这三十多个兄弟,他们也需要打点,这样吧,你俩各出8万给楼下的兄弟们买烟,再每人补偿我2万。”
  
  孟华此时汗如雨下,哆哆嗦嗦地从兜里掏出全部现金两千多元,交给了金宇,而林娜也将自己身上的1000元钱掏了出来。但金宇还是嫌少,无奈之下,孟华只好跟随金宇到宾馆楼下的提款机上,又取了1000元给了金宇。
  
  金宇拿走了孟华的3000元之后,又逼着林娜从提款机里取了1000元,接着带走了林娜,说要跟她去取那笔分手费,还要单独跟她谈谈,让孟华回宾馆等消息。
  
  孟华从湖南一所名牌大学建筑学系毕业后,被郑州一家大型装饰设计公司聘为设计师。作为异地工作一族,孟华需要一起玩的朋友。几个月前,孟华无意中加入了一个名为“郑州迷你K歌”的QQ群,在这个QQ群里,孟华为自己起名为“罕见的野兽”。
  
  这个QQ群里的网友大多是外地来郑的一些喜欢唱歌的年轻白领,他们经常在一起唱歌,所有消费都是AA制。在参加了几次聚会后,QQ群里的管理员、网名为“猫耳朵”的林娜引起了孟华的注意。林娜毕业于武汉大学,容貌姣好,气质出众,引起很多网友的追求。孟华只是追求者之一www.55555333.cc
  
  刚开始林娜都欣然赴约,让孟华兴奋不已。但孟华想进一步发展关系却遭到林娜拒绝。林娜的冷漠让孟华摸不着头脑,直到后来一次唱歌时,孟华从群友那里得知,林娜和群里一个叫金宇的网友谈恋爱了。听群友介绍说,金宇毕业于解放军外国语学院,是军队高干子弟,爸爸是少将,母亲也是大校军官,红七区赫赫有名的某别墅就是金宇家里的产业,这家耗资亿元占地2万多平方米的园林式俱乐部,在整个郑州首屈一指。
  
  得知林娜有一个身家亿万的男朋友之后,孟华有点自惭形秽。孟华见过金宇,他身高1。85米,长相英俊,头上还染着一缕时尚的彩发,一副富家子弟旁若无人的做派。在孟华看来,无论外表气质还是身价,金宇都胜过自己百倍。孟华悄然退出了竞争,从此不再和群里的网友一起去K歌了。
  
  这样的日子过了半年,就在林娜的身影渐渐模糊的时候,2008年7月的一天,孟华到崇文门的钱柜KTV唱歌,竟然遇上林娜。孟华认定这是上天的安排,压抑了半年多的感情的火苗又一下子燃烧起来。他热情地上前跟林娜打招呼,还邀请她合唱了一首情歌《迟来的爱》,直唱得孟华感慨万千。
  
  因为奥运期间并没有多少事情,孟华再次回到网络之中参与网友聚会,当然,这一切都是因为林娜的再次出现。因为孟华发现,不但金宇没有陪伴林娜,而且林娜再也没有提起过金宇。孟华觉得,这也许是自己的机会来了。
  
  经过两个月狂轰滥炸的爱情攻势,一个傍晚,孟华突然接到林娜第一次主动打给自己的电话。更让孟华惊喜的是,林娜哭着说:“我和金宇分手了,现在迫切地想见到你。”
  
  苦苦追求林娜一年多的孟华第一次有了被人需要的感觉。挂了电话后,孟华随即收到林娜发来的一条短信:“小华,我们私奔吧,我养你。”看到这条短信,孟华感到全身的血液都冲到了头顶。没想到,林娜的短信源源不断地发过来,“晚上过来陪我一起吃饭吧,吃完饭我可能会给你机会。”
  
  喜出望外的孟华赶紧按照林娜的指点,来到了惠济区长兴路南的好哥西餐厅见面。在浪漫的气氛中,几杯红酒下肚,林娜的脸上就泛起了朵朵桃花,她诉说着自己和金宇谈朋友期间受到的很多委屈,一直都觉得孟华是个老实人,从心里暗暗喜欢他。只是迫于金宇黑白两道都有人,怕接受孟华的求爱会给他带来麻烦才一直拒绝他的。最后,林娜长长舒了一口气说:“现在好了,我跟他已经分手了,我终于可以光明正大地和你在一起了。”
  
  孟华怀着满心的甜蜜和期待,带着林娜到超市买完安全套和酒,急匆匆在附近的红都大酒店开了房。没想到进门不到十分钟,就被随后赶来的金宇抓个正着推荐55555333.cc
  
  一宿没合眼的孟华一直担心着林娜的安全。直到凌晨5点,他终于等来了金宇的短信:“哥们今天不过去了,要招待三十多个弟兄吃饭唱歌。这个账由你来结,十天之内你必须凑齐2万元钱,否则就让你坐一辈子轮椅!”恐慌之下的孟华想都没想就一口答应了金宇,还发短信告诉金宇说:“千万不要伤害林娜,我会尽快筹钱给你。”
  
  第二天上午,林娜毫发无损地回到了红都酒店,见到孟华就扑到他怀里大哭起来,说:“金宇一直向我要钱,说谈恋爱期间花了他很多钱,现在要全都还给他,我该怎么办啊?”孟华赶忙安慰她说:“只要没伤到人就行,钱的问题咱们慢慢想办法。你放心,一切都有我呢!”
  
  孟华工作几年虽然收入不少,但也没攒下什么钱。想起金宇说的十天之内凑够2万元,他心里又急又怕。就在他焦头烂额的时候,他又收到了金宇的短信:“哥们过几天过生日,只收礼金不收礼品,你看着办。”与此同时,林娜又收到了金宇的另一条短信:“我已经派人去长沙接你父母了,林娜,你放心,我会好好‘招待’他们。”
  
  林娜吓得哭出声来,连忙催促孟华说:“要不咱们给他点钱吧,不然他们真把我父母怎么样了怎么办啊?”看到自己女朋友吓成这样,束手无策的孟华也同意给金宇钱。于是第二天晚上孟华把手里仅有的4000元钱给了金宇。林娜说自己只有一张信用卡,里面有5000元。金宇拿到钱和卡之后扬长而去。
  
  一连好几天,每天深夜孟华都能接到金宇发来的恐吓信息,声称若不能按规定时间凑齐钱,孟华就会“坐一辈子轮椅”。最后,不堪折磨的孟华跟林娜商量说:“咱们一起离开郑州吧,我再也不想受金宇的威胁了,这样下去,非把我折腾死不可。”
  
  然而,第二天林娜就哭着来找孟华说:“金宇已经把我父母接到了郑州,还弄断了我父亲的一根小手指头,你一定想办法救救我父母啊。”看到林娜哭泣的样子,孟华只好从口袋里掏出刚借的2000块钱,让林娜先带着父亲去看病。就在这个时候,孟华的手机又收到了让他惊悚的信息:“我知道你家住哪儿,要不我把你父母也接来,我会好好‘招待’他们。”
  
  孟华吓得一个激灵,赶紧给金宇回短信:“不要伤害我的家人,钱我将尽快凑齐。”
  
  此后,要钱的短信依然在每天深夜源源不断地发来,孟华感到自己都要崩溃了。他思来想去只得向公司借钱,于是他找到了公司领导,谎称父亲得了脑溢血,急需用钱动手术,公司财务借给了他2万元现金。看到孟华被金宇逼得这个样子,林娜主动说:“我有一张10万的银行卡,把金宇追求我花的10万元全都还给他,以后安心地跟你过日子。”孟华听了大受感动。在约定的时间内,孟华将借来的2万元交给金宇,林娜给了金宇那张内有10万元的银行卡。
  
  原本认为这次给钱之后就万事大吉,可没过几天,金宇又发来短信说:“我有一个姓顾的大哥,黑白两道都吃得开,想跟你见见面。要是顾哥知道你给我戴了绿帽子,肯定不会放过你们。”
  
  第二天,孟华跟林娜说了这件事。林娜也无奈地说:“咱们不能一次又一次地这样下去了,找一个一次性了结的办法吧来源55555333.cc。”孟华觉得林娜的话也很有道理,一次次的折磨已让他不堪重负,他主动给金宇发短信说想一次性了结恩怨。金宇让孟华一次性给5万,林娜拿7万,以后双方再无瓜葛。
  
  想到这是最后一笔钱,被逼得走投无路的孟华最终还是答应了。这5万元钱就像是一块巨石一样压在他的身上,但金宇的恐吓短信一次又一次发来:“不按我说的办,小心你的父母。”
  
  最后,孟华找到自己的好朋友顾星再借3万元,这已经是孟华第三次找顾星借钱了。顾星警觉地问:“你是不是遇到什么麻烦了,每次都借那么大的数目。有什么事你说出来,大家一起想想办法。”孟华支支吾吾地说出了事情的原委。顾星让孟华去报案,但没几分钟孟华又收到金宇发来的要当晚“收拾林娜”的恐吓短信。看到这个短信,想到林娜哭诉父亲被弄断了一根手指头,孟华最后还是选择了隐忍。最后,孟华终于从顾星和几个朋友那里东借西借凑齐了5万元。
  
  那个晚上,孟华在某咖啡厅交给金宇5万元钱现金,林娜拿出了一张存有7万元钱的银行卡。
  
  经过这一番折腾,孟华早已筋疲力尽。当天晚上,为了让被金宇“请来的”林娜的父母平安离开郑州,孟华又给了林娜1300块钱给她父母买火车票。此时,孟华早已负债累累,身无分文了。
  
  此后几天孟华再也没有收到金宇的恐吓短信,而他的手机里收到的全部是林娜发来的短信:“小华你对我真好,你还替我还钱,我心里真难受。”看着林娜发来的各种情意绵绵的短信,孟华心满意足。
  
  但是,平静的日子没过上几天,恐怖的短信又来了。金宇再次发短信给孟华说:“顾哥过生日,你先掏2万块钱吧。”想到只有2000元,孟华什么也没说,借钱给了金宇。但刚刚过了两天,金宇的短信让孟华感到五雷轰顶:“顾哥这次过生日在我的夜总会花20万包了场子,黑白两道上都有人,公安和军队的领导们都到场。你准备好礼金,如果你不拿钱来的话,顾哥就要收拾你和林娜。”
  
  但是,孟华再也凑不够那么多钱了。无奈之下,孟华硬着头皮揣着四处借来的3000元,按照金宇的要求来到了某夜总会。到现场之后,他既没见到什么公安领导也没见到什么将军,更没有金宇所说的耗资20万元的生日现场。孟华起了疑心,第二天,孟华又来到红七区某俱乐部,询问老板是不是叫金宇,然而他问了好几个人,所有人都说俱乐部根本没这么个人。
  
  孟华正满怀狐疑,手机上又一次接到了短信,但是这次是林娜发来的5_5_5_5_5_3_3_3_c_c。林娜在短信上说:我家里知道了这件事,我叔叔是湖南公安厅的领导,这件事让家族蒙羞,家里人要找人“办你”强奸未遂,他说如果私了的话就给他5万元钱遮羞费。
  
  孟华开始觉得林娜也有点不对劲。他细细地回忆了之前每一次给金宇钱的过程,每次林娜都对自己筹到了多少钱感兴趣,还一次又一次劝自己多给点。孟华心里的疑惑越来越重,难道是他们两个人合伙来骗自己?这个念头如晴天霹雳在孟华头顶炸开。最后孟华毅然走进了惠济区公安局的大门。
  
  在约好给林娜送钱的当天晚上,林娜被在附近埋伏的民警当场抓获。林娜主动交代了金宇正在某住宅楼等自己,民警又跟随林娜将金宇抓获。在公安机关,林娜和金宇交代了联手敲诈孟华的起因和整个密谋过程。
  
  原来,林娜的真名叫王娜。她2005年从武汉大学毕业后,应聘来到郑州某大型通信公司,很快被提升为助理工程师。2008年,酷爱唱歌的王娜加入了一个名叫“迷你K歌群”的QQ群,并成为了群里的管理员。
  
  在QQ群的网友一起聚会唱歌的过程中,一个自称叫金宇的网友很快引起了王娜的注意。出手阔绰、举止潇洒的金宇很快赢得了王娜的好感。不久之后,两人开始谈起了恋爱。与此同时,同在一个QQ群里的网友孟华也在追求王娜,刚开始王娜还在孟华和金宇之间摇摆不定。后来得知孟华家境一般、户口又不在郑州,王娜开始疏远了孟华。半年之后,王娜再次遇到孟华,孟华发动的第二次爱情攻势让王娜非常反感,王娜将此事告诉了金宇。在金宇的提议下,两个人合谋决定要敲诈孟华。于是,由王娜主动勾引孟华上演了一场捉奸的戏。当警方问及王娜为什么同意与金宇联手敲诈孟华时,王娜说:“我非常爱金宇,只要金宇高兴,让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敲诈来的钱也一直都存放在金宇那里,我自己一分钱都没拿。”
  
  王娜一切听从金宇的指令对孟华进行敲诈,更是满心欢喜地等待着嫁入豪门。然而,直到两人双双站在法庭上,王娜才听到了一个“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的故事。
  
  事实上,王娜痴心爱着并不惜铤而走险为他犯罪的金宇,真名并不叫金宇而是叫孙博,他的父母都是一般的郑州退休职工,根本不是什么少将大校,家里经济条件也很一般。
  
  孙博从解放军外国语学院毕业后,先后在几家跨国大公司做过翻译,三年前辞去工作在家当上了啃老族,一直由父母养活。孙博还供述说,他早已有女朋友,跟王娜上床只不过是顺手牵羊玩玩而已,从来没有真心想过要和王娜交朋友,甚至连真名也没告诉过她。王娜只不过是自己敲诈的一个活道具而已,两人敲诈来的钱除了挥霍外,孙博将大部分钱给了自己的正牌女朋友,仅仅为女友买首饰就花掉了很大一部分钱。

编辑推荐:
>>> 当年盖茨不如我
>>> 安杰洛的选择
>>> 35故事是一场修行
>>> 黑暗中的乞者
>>> 偶尔软弱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0% (0)
0% (0)
标签:

我要评论

评论 ( 0 条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易倩文学网立场。
最新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做评论第一人吧!
  • 写给家人的微情书

    @老爸:这次回家,老妈狠狠地表扬了您,说您已经戒烟,也很少喝酒了,每天早晚还出去遛弯儿,有不舒服就及时去医院,特别注意身体。我问您为什么改变这么大。您说:“我有一天做梦,梦到没有了我,你哭得一塌糊涂,我怕没有我你会很孤单。”臭老爸,您让我的眼泪猝不及防,您知道,这比“我爱你”深沉得多。@老妈:听到一个女人在超市里打电话说:“妈妈,包饺子要放酵母吗?”那一刻,我忽然特别想您。小到洗衣,大到生子,碰到

  • 微小说·父亲

    ●他是一个无线电发烧友,毕业后整天躲在阁楼上捣鼓无线电设备,拒绝与父亲沟通。他能搜到几万公里外的电台,可是附近有一个信号时断时续,他始终不能联系上。两年后父亲去世。他整理父亲遗物时,发现了一大堆电台的零部件。原来,父亲一直设法跟他取得联系,可惜他们从未在一个调频上。●游手好闲的儿子想卖掉父亲收藏的邮票,父亲拒绝了。儿子哭求道:“爸,儿子过得苦啊,你就当可怜儿子吧!”“苦?”父亲劈手就是一巴掌,“当

  • 真相常在意料外

    曾在网上看到一位医生讲的故事:那年,医生在血液科实习,科里收治了一个奇怪的患者。那是个10岁的男孩,因为全身反复出血已经住院20多天了。医生们怀疑是中毒引起的,但男孩的父母说,孩子在发病前饮食作息与平常无异,不可能是中毒。诊断陷入了绝境……这天,实习医生来到病房,男孩的父母刚好有事出去了,实习医生突然想到,之前的病史都是从男孩父母那里采集的,还没有人询问过男孩本人,于是他和男孩聊起天来。他开玩笑地

  • 宠仗人势

    云顶山庄是城里的高档小区,小区里住着的都是达官贵人。这不,连下了几天雨,天好不容易放晴,居民们都跑到了小区的公园里来遛宠物了。新来的小区保安王亮看着看着,突然发现了一件怪事:所有宠物狗中,就数一只哈士奇最神气,它到哪儿,其他狗就得挪地方,俨然是狗中之王。刚好小区里号称“万事通”的秦大爷路过,王亮便拉住秦大爷问道:“大爷,为什么那只狗格外神气?”秦大爷说:“那可是宇宙集团宋总家的狗,你看旁边那些,不

  • [网文] 坐在车的另一侧

    杜灯花的父母在同一所学校教书,父亲教语文,母亲教政治。杜灯花出生前,无论是上下班,还是外出活动,父母总是同进同出,坐公交车的时候,还总是依偎在一起,可谓如胶似漆,羡煞旁人。可是,自打杜灯花一出生,情况就发生了变化,父亲总跟母亲错开时间出门,有时不得已一道外出,乘公交车的时候,也与母亲分坐在不同侧—母亲坐在车头,父亲就选择坐在车尾;母亲坐左侧,父亲则肯定坐到右侧。杜灯花父亲的这一举动,让她母亲颇感失

  • [法律故事] 改姓风波

    张美是个下岗女工。这天傍晚,她刚刚进家门,女儿小雅就对她说:“妈妈,我们学校要求订制校服,让交300元服装费。”张美心中一惊,自己每个月挣1000多元钱,仅够维持母女二人的基本生活。离发工资的日子还有两个星期,一下子拿这么多钱买校服,母女俩下半月的生活可要成问题了。忽然,张美想到了什么,急忙问女儿:“小雅,这个月你爸爸是不是还没给你送抚养费?”小雅怯怯地看了妈妈一眼,点了点头。张美很生气,她拿出手

  • [法律故事] 这事有商量

    幸福村号称建筑之村,村里有一大帮能工巧匠在各大城市盖楼房。其中有一个叫王大宝的,自己领头组建了一支建筑队在省城干活,渐渐干出了名气,业务量也越来越大。今年春节回家,他又发出消息,让更多的乡亲跟着他干活。有道是:竖起招军旗,自有吃粮人。消息传出,一下子来了十多个乡亲。由于人多,王大宝临走时特意带上了邻居顾大嫂。带上顾大嫂的原因是让她给工程队做饭。到达省城后,按照协议,顾大嫂为工程队的五十人做一日三餐

  • 光的微小说二

    光的微小说二@飞蛾扑火的疯子:小区由于电路故障,连着停电几天。夜,她躺在床上不能入眠,忽感肩膀被人拍了一下,她急忙点上蜡烛,借着烛光,屋里只有她一个人,金黄色的光映照屋内,她安然睡去。第二夜,同样的事发生了,她习惯性打开抽屉—蜡烛用完了!“终于没有了吧。”身后一个声音传来……@HOT怪叔叔:光棍王老汉,靠着放羊有些积蓄,经常有人来借钱,他都不肯,为此没少挨挖苦:儿女都没有,留着钱想带进棺材里去么?

  • [法律故事] 哪份遗嘱有效

    这天,保姆小荷在给她的雇主穆老爷子念他爱听的故事书,念着念着,老爷子手一滑,没了声。小荷推推老爷子,没动静,再把手放在老爷子鼻下一探,不由放声大哭,九十岁的老爷子,走了。老爷子一走,三个儿子都来奔丧。老三哭着哭着,掏出一个信封,说:“这是爸爸的遗嘱,我一直好好保管着,就是等今天大哥、二哥一起打开。”这时,老大和老二对视了一眼,也各自掏出了一样的信封,竟都是穆老爷子写的遗嘱!这下,兄弟仨乱了方寸,打

  • 五分钟的微小说

    @十耘:我到外地念书那些年,妈像变了一个人,不愿意和我说话了。每次打电话,她说不了几句便匆匆挂上,使身在异乡的我格外难受……妈去世以后,我每每想起这事儿心里就很别扭,终于找爸问了原因。爸听完后,满是怅然地说:“她也想多和你说一会儿,可一接你电话,说不了五分钟就忍不住要哭……”@十耘:那些年,刚有能摄像的手机,我很想要。爷爷不顾家里人反对,省下退休金给我买了一个。我天天用它拍好玩儿的视频给爷爷看,虽